主日崇拜(網路同步直播)

第一堂 08:30(華語),第二堂 10:00(台語), 第三堂 11:30(敬拜讚美)

與主密契 -- 禱告會

教會禱告會(周四 19:30)

開拓事工 -- 南園教會

主日禮拜:週日上午10:30 。 週間聚會:週五19:30 。地點:台北市興東街29號

2002年5月23日

給我答案,其餘免談 -- 莊信德 傳道

寫作於2002.05.23
作  者: 莊信德傳道
 
  當學弟妹的時候,你突然會發現,我以為學長都很有定見,做什麼事都很踏實、很確定。但當你變成大四以後,你會發現蠻多東西是裝出來的,假裝很忙、補托福、考研究所,到底,我現在是不是真的確定方向了,因為反正大家都在考嘛,大家都在準備,都在忙嘛,如果,沒有? 你在忙什麼? 若你沒有個答案?是在養肥、當米蟲嗎?這個答案很遜,一定要有所答案,你的問題就在這裡。 

當我們希望答案,七上八下,又找不到答案,很茫然、很徬徨的時候,有人開始問紫微斗數啊!問學長姐啊!而當你壓寶壓下去時,沒想到,白壓了,好像你不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麼。不過剛剛在遇見的歌詞裡面有一句很棒的ending說,「總有一天,我的謎底會解開」,不過現在的問題在這裡,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謎底,問題是,謎底解開的時候,你要不要那個答案,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到那個謎底,過程中是否可以不用那麼焦慮、那麼煩惱。 

今天早上,我要跟大家用一段短短的時間,來想一個年輕人的故事,他的人生有著很多人都很希望的答案;他的人生,有著很多人很想追求,要達到的某一種社會地位;在他的年代裡面,他是一個社會菁英,是一個相當有頭有臉的人。聖經說,耶穌進了耶利哥城,正經過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撒該,是個稅吏長也是個財主,他要來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只因為人多,他的身量又矮,就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 

在那個年代裡面,誰只要當到了稅吏長,絕對賺爆了。不是考高考可以決定的,那個時代做稅吏長,基本上是要有錢有勢的人,而喊價高的就必得此職位。

而每一年他們都會開始分配,明年稅收,比如說,羅馬政府公告,明年要收三億,發包下去,大家就開始財稅機構就開始喊標了,反正不管怎樣,價高者得標,最後那個最會喊價的可以當稅吏長,不過問題在這裡,我跟上面喊三億五千萬得標,我向下面可能說四億啊,至少也要有五千萬進入我的口袋,所以那個年代,凡是當稅吏長的人,他們肯定是個財主,而這個稅吏長最妙的地方,他在羅馬官員的眼中,有頭有臉,但是你知道嗎? 猶太人眼中,他們叫做”猶奸”,坐在城門口,要抽人頭稅,且找理由多收,所以這個人,大家都很討厭他、恨他。但在羅馬官員的眼中是搖錢樹。社會地位很高、人際關係很差。

聖經說很多人擁擠耶穌,因為很多人要看他,也因為一直人多,而他身量又矮,因為個子矮嘛,有很多痛苦的地方,就越能體會到,很多求生之道。撒該就有求生之道,成長的歷程中都充滿了挫折跟傷害,心中充滿了焦慮,很想改變它,然後一定要來做一件事來證明怎樣我比你厲害,不管什麼,總想改變它,卻沒有辦法改變的,對撒該來說,他的成長背景裡面,身量的矮小,是他不能改變,愈是他不能改變,結果是他努力要當一個稅吏長,努力要證明,我不像你們想的那樣,我有能力高過你們,很多人的努力,是要擺脫過去成長的陰影、要揮別過去的事情,出一口氣,證明他是有能力的。 

聖經說,他看不見耶穌,但他沒有悻悻然的離開,緊接著就跑到前頭,然後爬上桑樹,這裡交待了他怎麼樣克服自己的困難和策略的方法,他不只是認命而已,他的態度是很積極的,他觀看到底那一株樹的高度最適合爬,當然耶穌行進的動線他要看得一清二楚,做好評估之後,然後爬上桑樹。他還是一個積極、有決策、肯付諸行動的人,他用具體的方式,克服他想擺脫的陰影。如他所願爬上桑樹,你想,他人在桑樹上面,在想什麼?….等一下耶穌走過去的時候,萬一突然間全部的人看我,我要下來,卻卡在樹上,上不去下不來,那不是很糗嗎? 撒該心裡很擔心,等一下是否要找藉口,喔,說我上來摘鳥蛋啊,或是什麼……,等到這種激情散去之後,我該怎樣自處呢?這個人蠻會想的,當然這是一個可能性。  

耶穌愈走愈近的時候,他可能想,他會不會看到我,他看到我之後會不會不理我,撒該想著想著的時候,耶穌真的走來了,耶穌很奇妙的走到那棵樹下的時候,停在那裡,沒有多問其它,抬頭,看見這個年輕人,耶穌直接說,撒該,然後呢?下來,快下來,我今天要住在你家。耶穌不問他人名字也不思量一下,到底你現在的困難是什麼,因他知道他的需要。耶穌緊接著說,快下來,耶穌用這個連續性的動作,表達出撒該心中渴望的心,耶穌的行動有多果決,就代表撒該的心中有多渴望,你趕快下來,然後耶穌說什麼? 第三句耶穌說,今天? 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裡,此話一出大概跌破很多人的眼鏡,耶穌自己搞行程,原本他要去耶利哥城,肯定有人安排他吃住的,而耶穌去到那裡就必蓬蓽生輝,但是耶穌竟然決定我不按照路線,他看到一個有需要的人,就停下來,做了一個決定,我要去你家,這段聖經,或許你會說,唉呀要是撒該沒有先來,要是沒有先爬上樹,大概沒有機會給耶穌遇到。 

但是你要知道,經文後面告訴我們的是,耶穌走到那棵樹下,停下來,直呼他的名字,一切都在耶穌刻意的安排裡面,或許你會說,如果今天我沒有有來到這裡,大概不會有機會看到這齣戲劇不是嗎?其實你想想,你今天怎麼來,是不是有同學或朋友邀請你,或是你的自由意志要你來,像撒該一樣,你可以爬上桑樹,你也可以決定不下來,聖經告我們說,耶穌走過那個樹下面,他要跟他說,你下來,然後他真的下來了,下來的態度是歡歡喜喜的接待耶穌,因為耶穌摸到他的心,當耶穌去他家的時候,你知道所有人的評價是什麼嗎?他們的評價是很正常的,他們評價說他竟然到罪人的家裡去作客。撒該在那個年代裡面,其實,不只是我們這種群眾忌妒的心理,更重要的是,開始我已經交代,他的長相不討好,他的工作也不討好,大家不太喜歡這個年輕人,所以他活在一個高度壓力的裡面,他的工作是在出賣我們的猶太人。

不管如何,耶穌不理別人的眼光,或許,撒該心理會想耶穌那麼有名的人,會不會交我這個朋友,他願意跟我在一起嗎?耶穌用實際的行動來化解他心中的焦慮。所以你不用想那麼多,那麼遠,也許你會抽菸、會喝酒,還會做許多不該做且奇奇怪怪的事情,這樣耶穌會不會不喜歡我,或者是我會不會、夠不夠到那種信基督教的高度,我一定要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或是營養不良、不平安、生病、軟弱、痛苦、車禍、被死當…等等,這樣才符合信耶穌的必要條件,因為信耶穌的人基本上人生很苦毒、很多事都被限制,或是肉體病痛、感情挫折、放浪回頭…等等。而我現在人生如意、婚姻幸福、愛情美滿、工課也不錯、父母親感情很好,我找不到我信耶穌的理由。

這些都是一些社會性的角色,或是各樣的理由讓我們去評估,你找一些藉口不願接受耶穌。但當夜深人靜時你面對自己的時候,我們都有一些身量矮小的部份,像撒該一樣,我們會想要掩蓋它,別人不要碰到你生命的地雷,你不要問到這個,問那個?其實,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欠缺什麼?需要什麼?耶穌跟撒該講「我要去你家」,而這個去你家不只是去你家坐坐,而是表達出一種高度及深切的友情,耶穌接納他做一個朋友,不是因為他學歷高或是社會地位很高,更不是財富多,原因是因為撒該在耶穌跟他坐席的時候,他看見自己的罪惡,得罪上帝也得罪了人。他說「主啊,我把我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因為他的職業,使他累積許多不乾淨的財富,如今他看見自己的骯髒,違背了過去一路走來一生的信念,願意和別人分享,『主阿!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如果我欺詐過誰,我就還他四倍。』撒該做出這個決定時,他也在擁有跟失落之間,找到答案。當他遇到耶穌之後,耶穌自己填補了所有的失落,耶穌成為他新的擁有,他願意把過去他看為最重要、生命價值觀的優先順序做調整。他把他所有賴以為生建構起來的人生、思考及價值判斷,戲劇性的改變。 

那一天,耶穌走到撒該的樹下,也走到我們生命的樹下,對很多基督徒來說,每一個禮拜,當你來到教會做禮拜的時候,其實那好像是一個爬樹的動作,你爬在樹上,你看什麼? 有人在看今天詩歌帶的怎麼樣?講道講的如何? 指指點點在看所有要看的,可是,你有沒有看到耶穌,當你從禮拜天的樹上爬下來的時候,你帶著什麼心情離開嗎?服事的重擔和壓力是否減輕了一些。

聖經告訴我們說,單純的撒該有福氣,耶穌跟著他去他家裡,做一個基督徒,我不知道禮拜天當你來到教會的時候,有沒有像撒該經驗到耶穌,趕快下來,你不要覺得,耶穌認識你認識得太多了,耶穌不理你,其實每一個人對耶穌來說,我們都像一個迷失的羔羊,也不要老是覺得,今天是福音主日,好像特別設計給那些新朋友的。我要跟弟兄姐妹講,我們在耶穌基督的眼中,都像是耶穌眼中親自尋回的那一位,耶穌不是為了別人而來,而是為了你、為了我,如果今天,是你的朋友邀請你來,你坐在那個樹上,你可以決定,你要不要下來,如果你願意下來,耶穌就會去親近你,而你也不用擔心,耶穌不是就僅止一次在你身邊。耶穌很樂意,常常經過,常常扣門,問題是,你願不願意開門。剛剛我們說,每一個人的生命裡面,都很希望有一些答案,其實你說ok,fine,如果我接受耶穌,耶穌真的會跟我去我家嗎?難道當個基督徒,就不會困難焦慮嗎? 當個基督徒真的有所謂的那個答案,能夠一帆風順嗎?你騙肖耶? 我認識一些基督徒,他也會流淚啊!也會煩惱啊!我認識一些基督徒也會遇到車禍啊,成績還比我差咧,你們信耶穌很厲害嗎? 未必嘛。賺的錢還比我少。而一些基督徒,也生活也不怎麼樣,一樣亂七八糟。 

基督徒活在這個世上,我們一定得面對這些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可是你知道嗎? 不只是基督徒而已,如果你沒有認識耶穌,你可能還在包廂裡唱那個遇見,可是如果你信了耶穌之後,你除了有機會唱遇見,你還可以唱另一首歌,這首歌是每次基督徒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時候,在面對不確定的時候,常常浮現在我們的腦海的詩歌,它說我不知道明日將如何,(我想所有人都不知道),每時刻安然度過(不能確定的),我不求明天的陽光,因明天或轉陰暗(特別因為這段時間氣候變化這麼大,忽然午後雷陣雨一來,你不知道),我不為將來而憂慮(為什麼呢?), 因我知主所應許,今天我必與主同行(就像耶穌那天跟撒該在一起,走到他家裡面),因為他知前途光明。有許多事明天將臨到,許多事難以明瞭(但是我唯一知道的一件事情),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不用算命或靠其它的,主在我的生命裡面),我也知他牽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