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見證--蘇拾瑩傳道

見證              蘇拾瑩傳道
各位弟兄姐妹大家平安!今天很高興有機會在這裡做見証。
我的名字叫做蘇拾瑩,諧音就是「輸時贏」,代表「輸的時候就贏了」的意思。 

我的故事十足見證了哥林多前書1:27所說的:「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這句話。 

我從小就很會唸書,從北一女,到台大…畢業後進入報界服務,表現也很傑出,不久就去當雜誌的總編輯,甚至和朋友創業當董事長。 

二十年前,我可以說志得意滿,五子登科的代表。那時候我非常驕傲、不可一世,十足女強人的庸俗形象。 

我剛移民澳洲之初是去辦華文日報,經常在自己的報紙上寫稿批評東批評西。有甚至批評領政府救濟金的人,罵他們是「米蟲」毫無憐憫心。結果很諷刺的,過沒多久,就遭現世報。
我小時候是上教會的,但是在台大交了男朋友就離開了主,出了社會靈命更是越來越敗壞。事業上驕傲,婚姻上也非常「大女人主義」,從來不知道要「順服」先生。我第一次的婚姻有兩個孩子,就在我「大女人主義」的思想下離了婚;不久我和追求了我十年的第二個先生結婚生下了小女兒,她現在二十歲。她現在就坐在那裡。 

我第二次婚姻不到兩年就玩完了。前夫開始對我展開非常殘酷的迫害,奪走我一切的財產,讓我從董事摔到必須靠澳洲政府救濟金維生。他和我官司打了十三年,我光是律師費就花了一千萬台幣。我的婚姻故事都寫在我的書「一億元的婚姻」裡,但這不是我今天要講的重點,今天我要講的是「我賠了一億,但是上帝讓我賺了一生。」 

我靠救濟金維生,沒錢請律師,自己上庭為自己辯護,但那時我英文很爛,借來的法律書,卻看不下去;正好牧師娘鼓勵我去上BSF的課,我想趁機加強英文就去了。但奇妙的是,我讀了BSF和聖經的英文,Family Law的書居然就給我讀下去了。而且往後自己寫狀子英文訴狀,我也順利打贏撫養權官司。 

再說的律師費,全部都是神奇妙的恩典,非常奇妙!其中見證很多,我正在整理出版成下一本書。神感動一位不熟的姐妹的供應我第一筆律師費,她拿出一個信封袋,上面寫著「耶和華以勒」,裡面是一千元。原來她那天早上晨更的時候,上帝就要她帶一千元來給我,不要問為什麼。她順服了,成為我第一筆的律師費。 

我在澳洲官司贏了之後,回台灣就不太想繼續打官司了,所以證據不足我就敗訴了。但一敗訴對方就立刻來告我「誣告」他。不久我被判了一年徒刑,兩年緩刑。我跑來找蔡牧師,他第一句話就說:「徒刑有甚麼了不起,我也被判過!」我噗哧就笑出來了,決定放棄上訴。但是對方揪著我不放,認為判我一年太便宜我了,繼續上訴,我又開始台澳兩頭跑。 

2009年,我官司又判下來了,我又敗訴了,被判一年徒刑三年緩刑,可是奇怪我一點也不難過,我就禱告問 神,他一定是有甚麼意思,讓我興奮到不難過。結果我和律師商量,先做上訴,對方看我們已經上訴,以為官司還可以繼續纏訟,就沒有提出上訴,等上訴截止日一過,我就去撤訴了,我打了13年的官司就全部結束了。 

五月定案的事,我馬上就去申請讀神學院,七月就開始就讀,當老學生,非常快樂,三年讀完,我的官司緩刑三年也結束了。我成了傳道人了。 

從小我一帆風順,最讓我覺得丟臉的是結了兩次婚又都離掉了。但很奇妙的,上帝挪去了我的羞愧、我的缺點,讓它們變成了我的優點與長處,我寫書之後到處演講,也在國外巡迴演講,甚至在教堂講道,每次我給邀請單位幾個講題讓他們挑,他們幾乎都指定要聽我婚姻的故事;我寫書也都寫我婚姻中的見證,平常牧師碰到一些失婚或遭遇家暴的姊妹,也都會交給我去關心。 

現在人家不再說我是「那個結兩次離兩次的女人」,人家說我是「那個走出婚姻風暴的傳道人」。台灣話常說離婚叫做:「不再靠他吃穿」,奇妙的是,我到現在卻是越來越靠他吃穿。 

哈利路亞! 神讓我「輸時贏」。 

--
由 Blogger 於 1/26/2013 03:56: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