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1日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仲容耕弟兄


      仲容耕弟兄
詩篇139:13-14節「13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14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大家平安:我姓仲叫容耕,容易的容和耕田的耕,容易耕田的容耕,其實我應該改為「難耕」為什麼?以下的見証就知道了!!

我生在中國非常苦難的年代,但是上帝的手始終像母雞覆庇小雞一樣的覆庇著我。從小在杭州的時候,生父母就離開我們,是姑姑把我們帶大。姑姑是很虔誠的基督徒,記得小時候只要有任何災難發生時,姑姑就會帶我們跑到教堂去避難,並告訴我們說:「別怕」,上帝會保護我們!後來就很自然的相信有上帝,而且只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和心理害怕的時候,心中自然而然的念出「上帝保佑我」。在文化大革命之前,中國還很封閉的60年代,姑姑帶著我們到了香港,又轉到了台灣,我還來過和平教會聚會,後來我們移民到了美國。

當時高中住校就讀全美私立學校排行第七名的Peddie High School位於Hights town NJ,那時我和一位法國來的同學很要好,當時不懂事,只知道他懂許多法術也一直不斷的教導我如何練法,後來我才得知他是撒旦教徒,同時叫我接受他們的洗禮,就在要和他參加洗禮的前兩個星期,發生了事情,其中有一段插曲:舞會、一星期的電話和信件…等。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去同學家過夜,當時晚上11:30左右,同學邀我一起去吃宵夜,於是我們就走路要到對面商店街,但是中間隔了一個墓園,於是同學就說我們直接穿過墓園比較近,從馬路到鐵門約六七米的距離而中間是斜坡往上至鐵門口,而道路邊邊至斜坡是鋪設了小石子,原本並肩走,當轉向墓園的鐵門,他在我前面一步的距離,當時他推開鐵門進去,我隨後一步抬起將要跨入墓園的時候,(像是一陣風,也不是風,又像是強大的低音喇叭所釋放出來那種振動)打在我胸部,當時我昏迷了幾秒鐘,只知道我坐在小石子上面,隱隱約約的聽到我同學說:"What happened Charles"。我清醒後發現全身冒冷汗,當時第一個思維就是,那裡邪氣很重,上帝不要我進去。從那天開始,我也就慢慢的疏遠我那法國同學。可是事情還沒結束,一連串的事件好多年,不斷的在我身上發生很多事情,在美國那段時間,學壞了還混幫派,我不懂得何謂(禮義廉恥)甚麼叫作(孝順),若不是上帝的保守與介入,差一點就淪陷在惡魔手中了。

高中畢業後,「由於養父母親是上海聖約翰醫學院畢業,也是其校友會的成員,而新埔工專是(St. John's & St. Mary'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由聖約翰校友會所成立的」因此被送來就讀新埔工專「機械系」。原以為與MIT一樣,結果並非如此。別人去國外留學而我是來台灣留學,其實上帝已為我做了安排。

來到台灣後,才真正的體會到基本的倫理、道德和內涵,舉個例子:母親節的前夕,我飛到了SFO租了一台車,買了一束花,算好時間(剛好在飯後看新聞時刻)我按了門鈴SURPRISE的開始,第二天帶他們外出吃飯,晚上在家聊天團聚,第三天下午的飛機回台灣,唉!那些年的美好成了回憶,在那個年代,沒有父母的愛護,若不是上帝預備了未婚又敬虔愛主的姑姑以及後來到了美國後,又有養父母來覆庇我。至今我不知流落何方。我深信這是上帝特別的恩典。

在2001年在加拿大溫哥華的「白石華人教會」與女兒一起受洗了!我們全家人在一年半之內,都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我曾經做過生意,從電子產品至各種路上跑的滑板車,神也看顧,公司的產品銷售出去不計其數,但我們沒有被訴訟過。

近年來,因為神的恩典,內人做了傳道,加上我個人信仰的基礎,神讓我輕鬆的把抽了幾十年的香煙戒掉,如同喝水般的容易,而且再一次把我帶回到和平教會,讓我能夠回到神的家,將神給我的恩賜,和弟兄姐妹們一起在教會中配搭服事,共同來建造神的家。
因為主的看顧,從童年的困境中,一路的保守看顧我直到如今,使我擁有健康的身體,全家一切平安順利,現在又做了阿公。我感謝讚美主!謝謝!!

--
由 Blogger 於 9/11/2013 03:32: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見證與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