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6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孫烜駿弟兄

不管見證是大是小、地位是高是低,神仍使用我們每個人,將福音傳揚這地。回首六年的大學與研究所時光,才赫然發現神在我心裡擺放了三個小故事,原來神一步一步地帶領我,也從來沒有離棄我。 

第一個故事,要從神創造萬物開始談起,其中我們最不陌生的是昆蟲,例如日常生活中最惡名昭彰的蚊子、蒼蠅與蟑螂。但同時,昆蟲也是我們最陌生的生物,這個原因在於人類把昆蟲如此不起眼的生物看的太簡單了。  這幾年來我長年在南投山區研究一種非常特別的昆蟲──埋葬蟲。埋葬這個詞對我們也不陌生,因為基督為我們受死、埋葬,第三天從死裡復活,似乎埋葬是一種死亡必經的過程,充滿絕望。但就和基督死裡復活一樣,埋葬蟲也能為死亡帶來盼望。埋葬蟲是一種小型的甲蟲,埋葬顧名思義,它們可以埋葬小型哺乳動物的屍體並佔為己有,提供給它們的小孩成長所需,但是幾十年來科學家非常驚人的發現它們非常具有愛心,會持續照顧小孩長大,而最特別的是,通常一個屍體上會有數隻埋葬蟲一起合作使用。屍體在野外是非常稀有且珍貴的,究竟埋葬蟲為什麼會形成群體,而不是獨享資源呢?我們首先在野外放置老鼠屍體來誘集埋葬蟲,卻發現大部分的老鼠都很快地被蒼蠅佔領,埋葬蟲根本來不及使用,但為什麼有些卻能夠成功?  我們猜測形成合作群體使埋葬蟲有機會戰勝蒼蠅的競爭。於是我們突發奇想,首次在野外實驗性操控埋葬蟲的群體,在陷阱分別放入兩隻、六隻,觀察它們的繁殖表現,也因此破解了社會性生物合作的謎團──合作能為社會性生物帶來利益,克服惡劣環境與強烈的競爭。

這個發現帶出第二個故事,其實合作行為無所不在,也能充分解釋為什麼這麼多社會性生物今天可以霸佔地球各個環境。舉例而言,螞蟻是具有高度社會性的昆蟲,它們無所不在,而全世界所有螞蟻的重量加起來甚至跟七十億人口的重量相當。曾經,人類也透過互助合作而快速擴張到世界各個角落,神也多次在聖經中啟示我們合作的重要,「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傳道書4:9)。  然而人有罪,誤用了這些恩賜,我們變得驕傲,供奉自己的勢力與才能,我們破壞了人與人的關係、人與自然的關係,甚至是人與神的關係,我們似乎還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性。面臨全球暖化的危機,許多研究指出全球的戰爭與衝突會隨之加劇,這個後果很簡單,就是人類自己會加速自己的滅亡。反觀神所創造不起眼的昆蟲,固然知道面對惡劣的情況要合作以對,我們還在等什麼?尺度拉近,以教會生活為例,聖經告訴我們「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力比書 2:4),儘管團契同樣會有衝突與合作,但是神給我們基督徒愛人,甚至愛仇敵的能力,不就是最好的策略與恩賜嗎?

在我選擇昆蟲做為專業之前,我非常害怕,因為昆蟲非常的冷門。曾幾何時,我的人生目標在台灣如此競爭、分數導向的教育體制下,不得不接受考試考得越高分代表機會越多,代表人生一定一帆風順。這是第三個故事,也是最重要的,神看重我們每一個人,也必定會在對的地方使用我們。祂讓我看到原來昆蟲儘管這麼渺小,但做為全世界生物多樣性最龐大的一群生物,它們也有許多寶貴的功課要告訴我們。當我讀到創世記第一章:「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原來神早就指示我們要來管理這地。但是在今天台灣的價值觀下,我非常害怕,不再害怕昆蟲有多冷門,而是害怕有多少人不知道神對他們的計畫,而把所謂的管理、治理這地和高分數的明星科系、成就與名聲畫上等號,而錯失了神所命定真正上好的道路。儘管面對這個世代國內外的災禍與困難頻傳,神的國度裡,我相信祂需要使用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在世界的各地發光,透過合作讓基督的愛傳到世界每個角落。




--
由 Blogger 於 8/16/2014 02:38: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