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 -- 黃念謹執事

見證 黃念謹執事

「父權」屋簷下

「失語」小孩的發聲練習

小孩的發聲練習 當我接收到石牧的見證邀約後的一 場第三堂主日崇拜中,主引導我重新去看 曾經經歷並數算過的恩典痕跡,而對於上 帝的帶領有新的體會和新的感恩。

不一定非要舉手敬拜,但舉手敬拜為何很難?

那一天,我在音樂崇拜中舉起手時, 有一刻,我似乎成為一個客體,觀看著向 主舉手的自己――帶點遲疑,緩緩地將手 舉起,這頓時讓我看懂了主在我身上的一 個工作。

從聖經中我們知道,主喜悅我們以心 靈和誠實的敬拜,所以敬拜的形式可以很 自由,或坐、或舉手、或跪拜等,但帶著 過去成長經驗,並處在和平教會敬拜文化 的我而言,舉手總是很不容易,有如捧著 千斤萬鼎般,總要耗費一番內心掙扎…… 23 但如果牧長規定:「敬拜一定要舉手」,那 就不是這般景象了,我會舉得很理所當 然,又開心。

(哥後 3:17)「主就是那靈;主的靈 在哪�,那�就有自由。」話說回來,其 實我不一定非要舉手敬拜啊,但我的疑問 是:既然我有靈裡的自由,那麼為何舉手 敬拜對我是難的?為何被規定,我反而感 到輕鬆?

從「老師說」到「主耶穌說」

這個問題,把我拉回十年前,我曾經 在舊堂分享過「樂在作自己」的見證。那 時所領受的是上帝對我的內在醫治,但藉 著這見證的邀請與進入社會學門學習 後,再次回溯自己信主前的這段歷程,發 現醫治釋放仍在繼續――我看見主在解 構承載著社會文化價值的家庭,對我的模 塑痕跡。

我在原生家庭中排行老三,上有兩個 姊姊,下有一妹一弟;從這可以看出,兒 子是多麼地被期待,尤其在重男輕女的客 家文化中。所以兒童期的我內心最大的願 望便是成為男生,「如果我是男生就好 了…」成了我心裡的口頭禪。隨著年齡漸 長,反應在我的行為上,就是穿著中性、 喜歡玩具車,好強於性別間的爭競,當時 男同學拿死蛇來嚇我,心中就算害怕也要 故作鎮定。我無法改變父母、長輩們的文 化及價值意識,於是尋求社會所認定或身 處環境體制下權威者的認可,藉此再獲得 家人的肯定。

從兒童期、青少年期,甚至 進入成年前期,這個權威者的角色想當然 爾的就是「老師」。老師說了算,老師代 表真理……為了證明我這「生」為女性的 價值,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 文化下,我力求成績和名次上的表現,將 之視為自身價值的量尺,對於掌握我成績 表現的師長,展現出一味地聽命與遵從; 與填鴨式教育的交互作用下的結果,就是 我逐漸馴化成一個無法獨立思考,有耳無 嘴的「好」學生,並認同一種向上流動的 生存和交友法則。 但當我在升學體制下,考不上這個社 會所評認的「好」學校時,似乎不用別人 的多加責備,我的自我價值馬上跌落谷 底,頭低到不能再低地就像拿著正極磁鐵 般地沉默接受這些帶有負極的負面標 籤,羞於面對父母、師長和同學,逐漸標 籤過於沉重,壓制我的聲音、行動和情 緒。

進入社會後,沒有了老師,但卻成了 一艘漂泊在社會多元價值上的小船,思 想、意識、情感和情緒都在其上搖晃,身 上貼滿了所認同的主流價值標籤,就像失 去主體性的魁儡木偶。換言之,成為社會 中被馴化的一員而不自知;於是乎,常常 在面臨高張力的處境下,為了達到一種虛 幻的和睦與平穩,而傾向以「討好」的姿 態面對,或選擇「消音」或「同一」 (sameness)。自己不僅是無形的受壓迫 者,也成為形成壓迫的共犯結構一員或社 會控制的工具。

解構與再建構的陶匠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 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 差遣我報 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 受壓制的得自由」(路 4:18)

回到開始前提到的敬拜現場,我要感 謝造物主對我這器皿的破碎和再造,對從 小就有「認同」課題的我,「敬拜」本身 形成一個祝福。在沒有對錯的敬拜形式, 一個安全的敬拜環境中,不斷去操練自身 的主體性。此外,在對真理(神的話)的 更加認識與經歷後,一種對上帝父權與權 威者形象的投射,也在主與我、我與祂, 藉由一種開放式對話與傾聽所展現的接 納過程中逐漸消弭,於是,在團體和關係 中的發聲,和差異的相互表述與接納,便 24 逐漸成為可能,降低了隨波逐流或無所適 從的頻率。從他人眼光的討好回到自身主 體,再由自身主體轉向主的過程,是一個 出於我有意識對主愛和真理的降服與敬 拜,無論是在禮拜堂內或外,這使我經驗 到真實的自由。

「我父是栽培的人。」(約 15:1)對 於時隔 11 年,再次成為學生角色的我, 感謝主信實允諾祂呼召我進入社工所的 應許,祂破除過去成長經驗的束縛,解構 我價值意識的營壘――「世上小學」中的 老師不再是唯一真理,任何所闡明的學 問,都需要回歸到基督信仰中去辨明。祂 也再建構了一條教育者的路徑、一種教學 型態的可能――非高高在上的填鴨式教 育,乃是可以充權(empowerment)邊緣 與弱勢者以達平等對話的啟發式教育。

走在這條祂所鋪陳的學習路徑,除了 找回主體性、學習發聲外,祂也教導我這 個「社」盲(缺乏對社會文化的認知), 既見樹也見林,不僅要有微視觀點,也要 有鉅視層面的敏感度。此外,幫助對於弱 勢有弱「視」(進入社工所前,缺乏對弱 勢者的關注和瞭解)的我,得以具體瞭解 公義和慈愛主的心意,在社工領域的跑道 上,親自成為最優秀的社工典範。

從「胖哥」成為「露西亞」

若往核心探究,解構自己、撕下標籤 的勇氣和眼光從何而來?我很喜歡一本 繪本《你很特別》,相信許多參與兒童事 工的人都不陌生。「露西亞」因著每天都 造訪創造主――伊萊,所以她身上沒有任 何標籤;這樣的她吸引滿身是灰點點的主 角「胖哥」的注意和羨慕,於是他也來造 訪伊萊。伊萊溫柔地回應胖哥的疑問說: 「當你在乎貼紙的時候,貼紙才會貼得 住。你愈相信我的愛,就愈不會在乎他們 的貼紙了。記得,你很特別,因為我創造 了你。我從不失誤的。」因著我對主的認 識,而發自內心的祈求、尋找和叩門後, 所得著、尋見和開門的每一個愛的真實經 歷,鋪陳了這一條勇氣之路。加爾文曾 說:「我愈發看見自己的軟弱,就愈發體 會上帝的愛。」

最後,我們能坐在這邊,相信有人曾 經成為我們身邊的「露西亞」,無論是信 仰前輩、親友或師長,現在是聖誕節期, 也是兒主師資培訓課程的報名的第一 週,邀請你為我,也為你自己能成為地球 村的「露西亞」禱告,尤其在多元價值的 這個世代,在尋求認同階段的孩子身上, 不僅我們自己天天來敲主的門,同時也能 夠成為他們的引路人!

--
由 Blogger 於 12/14/2014 04:30: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