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1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 -- 何主恩弟兄

見證 何主恩弟兄

信仰就像學習,通過特殊時刻、刺 激,改變想法和行為,舉例來說遇到困 難、禱告、上帝回應就是經典的路徑。相 對地,還有非典型不起眼的刺激,比如說 看了受難記之後,將耶穌的形象和男性形 象聯結起來。那我的情況呢,我沒有經歷 過什麼特殊時刻,重大機會成本的抉擇; 因此那些不起眼的學習塑造了我百分之 九十九對信仰的想像。

和平教會的小組化是一個我們都熟 悉的例子,當我們面對會友的情況,在信 仰下做出的抉擇。當時新來到的會友,無 法融入原先以年紀或說世代為分組方式 的團契,另一方面新一代從各地前來的特 性,歧異的生活方式,使我們因著關心關 懷他們的緣故,同時要維持同一信仰的團 體,於是我們選擇了向小組轉型。看起來 像是行政制度的工作,卻是實實在在的信 仰實踐,也形塑了我們的信仰。

我再舉一個與我切身相關的例子,以 前我認為說話是一就是一,像上帝的屬性 一樣,永不改變。那時我非常相信語言, 認為藉由語言能表達這世上所有能知覺 到的概念。到了大學才發覺語言無法表示 的事物可多了。我們能夠理解他人的話語 是奠基在對世界的共識上,然而我們的共 識是如此的薄弱,雖然不想承認,但他人 20 眼中的世界反映在我的視野裡竟然是完 全不同,遠遠看著倒是相同的畫,靠近一 看一個用點的另一個用刷的。被語言背叛 看起來只是小小的信念改變了,不過延伸 來看,妥協的語言不免和絕對的神站到對 立的兩面。你不能同時侍奉語言又侍奉神 啊!那麼一旦認為語言是變動的,是人為 的,是基於共識的,聖經的話語要怎麼保 持絕對性呢?人的意識倚靠著不穩定的 語言,那因信稱義是基於人的意識嗎?或 許當"完全的神"這個詞代表著不完全 時,就是在嘲笑人們身在體系內卻想測量 體系外的愚蠢。

或許絕對的是神的話語,而每個世代 的人不斷的詮釋,從而使神的權威活在我 們當中。或許人的意志並不完全,但倘若 你相信每個人是獨一的,具有超然於物質 界的可能,意識的存在與否,不一定和信 心衝突。不過為什麼我們想要一致的、科 學式的答案呢?既然說不清楚,也許是不 能理解的奧秘。有趣的是,單從希望得到 科學式答案著手,我們便能將變動的科學 典範連結到不變的世界的道。就如同相對 論改變了牛頓力學體系,但我們不會覺得 科學是模糊、不穩定且主觀的。

然而拆解了上述的問題,不代表信仰 上的堅立。在我的信仰上,上述問題的答 案卻是更加單純也無比重要:迷信,答案 就是我迷信著耶穌。更確切的說,每個人 的世界都充滿著迷信,信仰中也是如此。 看似不起眼的小小信念填滿了我們信仰 的骨肉。我們要小心那些世俗的根深蒂固 的迷信,因為魔鬼正藏在細節裡;但同時 我也相信,借由迷信,聖靈堅固我們的信 心,使我們走在上帝所賜阻力最小的那條 路。

--
由 Blogger 於 11/09/2014 04:11: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