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葉姊妹

見證-葉姊妹

小學五六年級時,我在學校被同學霸凌,他們會跑過來撞我、捏我甚至是拉扯我的內衣肩帶,他們最惡劣的行為就是會到處要求其他人不要跟我好、討厭我。那時候,班上只有一位同學跟我是最好的,後來那位女生也被霸凌,她被其他女生摸胸部還嘲笑她的胸部是假的,那女生很生氣回對方:妳這豬腳,結果老師卻打電話叫她媽媽來。而我們被霸凌時,我跑去跟老師說這件事情,可是老師卻也沒有做任何的處理,這件事情就這樣一直到畢業,我以為畢業是霸凌的結束,卻也沒想到,是另一場霸凌的開始。

到了國中,我認為這一切都會好轉,可是事情卻不然。我剛好跟班上的大姊頭同班,她一開始跟我很好,一直說要跟我當朋友,但是她被以前欺負我的女生所慫恿,後來就很討厭我。接著,因為我跟班上的其中一位男生非常好,他常常來問我課業上的問題,而我班上有很多女生喜歡他,然後他們就在無名小站上面寫著:葉某某,妳長得那麼醜,妳憑甚麼喜歡人家?那時候我心想,原來醜女不能喜歡人家?而且說真的是對方一直來找我,我也沒有喜歡對方,可是為什麼妳們要這樣對待我?過沒多久,這件事情就被傳出去,他們就號召其他同學也討厭我,接著是整年級,後來搞得很多外校的也知道。當時的我,剛好也是老師的幫手,我擔任過很多幹部,這讓他們更不爽我,因為老師總是對我最好,把重要的幹部權力都給我。他們只要看到我去哪間廁所,那間他們就不去,看到我走在樓梯上就要把我從樓梯上面撞下來。某天,我蹲在操場上面,有一位男生說我是乞丐,我就覺得非常生氣,難道所有蹲著的人都是乞丐嗎?我一氣之下就拿著書包要離開學校,但是我卻剛好遇到班導,然後他把我拖到輔導室,把剩下霸凌我的人帶到學務處,其中有一位老師問我:妳要告他們嗎?我心想:我要告他們嗎?我告他們了,他們的確會得到懲罰,但是,這真的是我要的嗎?他們一旦被我告了,他們的人生就留下汙點了!所以我選擇不要。

那時候的我覺得好像都沒有人愛我,在家裡我和家長處不來,在學校和同學也處不來,我是不是真的那麼討人厭?

我會接觸到信仰,是因為我那時候的班導是基督徒,每次有同學犯錯或者考試考不好,他都會要求他們讀一篇關於基督教的雜誌。而我都沒有朋友,所以只能每天看書來當作娛樂,老師會把雜誌放在後面的櫃子上面,我每天就會去看去翻,每次看完我都會覺得我不是最苦的那一個人、我不是沒有人愛我,至少我有上帝來愛我。我會把聖經裡面,我最喜歡的話寫下來,其中有段話影響我最深:就是在患難中也是要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而不至於羞恥,因為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沒錯,我告訴我自己無論在怎麼患難我都要歡歡喜喜的,因為開心、不開心都要過日子,那麼我要每天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即使班上同學都討厭我,可是我有神的愛,我可以每天去圖書館來增長我的知識,我可以每天禱告,祈禱上天要寬恕他們,他們並不是故意要這樣對待我的。




--
由 Blogger 於 6/25/2016 02:09: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