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1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生命之美

周元元牧師

今天是環境主日,因此我想分享一個上帝透過祂所創造的一位老姊妹的生命、以及大自然所教導我的功課。這故事要從我的原生家庭說起:我出生在一個三女一男的家庭,我排行老二,上有一個姊姊,下有一個妹妹和弟弟。而我的父親也是家庭中唯一的男孩,因此在一個女多男少的家族中,祖母有著重男輕女的觀念。於是,20歲前我曾一直在問:身為女孩為什麼就比較沒有價值啊?

之後到了求學過程,除了小時了了以外,後來也是一路跌跌撞撞,高中時這個感受特別明顯。我姊姊高中唸北一女,而小她四歲的我,考上大安高工。的確父母不會因為我唸甚麼樣的學校就不愛我,但是那種要靠外在的表現來成為父母驕傲的聲音,卻像魔咒般始終悄悄地影響著自己怎麼看待自己。

過去八年多,上帝帶領我在鄉村服事,因為牧會的關係,比以前有更多機會接觸長輩。在探訪中,有一件事讓我備感無力,那是-看見生命的凋零。因著老化的必然,身體的機能會退化、愈來愈差,於是,我常聽見長輩這樣說:「我老了,沒用了,以前我可以怎樣、怎樣,現在都不行了。」或是發現長輩很不願就醫,問他原因,他說:「我一天到晚要看醫生,一會兒看這,一會兒看那,自己又不會坐車,還要靠孩子載,孩子都在忙,我不想要一直麻煩孩子。身體這麼不好,上帝怎麼不早點帶我走?我活著,就是別人的麻煩。」長輩在表達甚麼?沒有用,需要倚賴別人,人就沒有價值了。

這件事很震撼我,雖然我總是回答他們:「不是這樣啦,你們很重要。」但是我發現自己常常在探訪後充滿無力感。那是一種我無法跟他說:你會愈來愈好的失望;無法跟他說:你還能像以前一樣怎樣、怎樣的無力感。在探訪後,我問自己,我一定會老,而且正在老化,有一天,當我走路走不穩、視力模糊、齒牙動搖…,也不時要麻煩別人時,我又會怎麼看自己呢?在家庭裡,我曾因為身為女性而在祖母眼中不如弟弟重要;唸書的時候,曾因為成績不好,覺得自己不如姊姊重要;牧會後,我怎麼看待弟兄姊妹呢?認真聚會的、能出力服事的對教會比較重要?那當我老了呢?我難道不也會覺得:「我不再能賺錢或貢獻心力來奉獻,所以我沒有用了,不再有價值了!」我難道不會也這樣想嗎?

我無力回應長輩,因為我發現自己也沒有跳脫用"產能"或說"有用於否"來評價一個生命的價值!這個發現,讓我回到上帝面前,我向上帝祈禱:「主啊,求祢憐憫我,不再用我能做甚麼,或是擁有甚麼來定義自己的價值;求祢幫助我不僅頭腦相信、更是打從心裡感受到祢愛我,照我的本像愛我,如此一來,我才有可能愛每一位長輩,哪怕他們愈來愈脆弱、愈來愈不再能夠,但我都能從祢的眼光看見他們不可抹滅的價值。」

不知做這個祈禱多久之後,有一天下午我又騎車去探訪,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聽著長輩一如往常地跟我訴說她生命的故事,說著年輕時她如何艱辛地照顧家庭,天未亮就起來忙煮飯、養豬、忙農事,怎麼在辛苦的生活中把孩子養大;然後說到最後,感嘆自己年華老去,力不從心、倚賴人的不習慣等等。聽著聽著,我發現我的心不一樣了,雖然這個故事我已經聽過好多遍,但是我開始真的有耐心聆聽,並彷彿看電影般,隨著老姊妹的敘述,一步一步看見多年前的台灣農業社會。然後,我定睛在這位姊妹身上,的確,她老了,皮膚不再光滑、眼睛也不再炯炯有神,但是,我卻覺得她在我面前閃閃發光!她真實奮鬥過的人生好美、就算如今因衰老而有許多的不再能夠,但正是在如此多的限制下,她仍努力調適著、生活著,這件事更是讓我佩服。

那天離開她家時,腳踏車一騎出三合院的廣場,我在馬路上看見了絕美的夕陽,紅色的光彩渲滿了整片天空,無與倫比的美,讓我停下腳步,駐足欣賞。然後,我突然明白了:是啊,如果剛出生的孩子像朝陽一般閃亮耀眼,那老年呢?他沒有那麼刺眼,卻是充滿生命故事與歷練後所展現的濃郁之美。生命本身,美麗無比,從來不是因為我們能做甚麼、不能做甚麼,通過幼年與老年,上帝給我們的身體限制,反而提醒了我這個最常忘記的道理。這道理是:生命的價值,在上帝的創造中,每個時期光彩不同、卻一樣美麗。

於是,長輩在我面前,真的有了「白髮是榮耀的冠冕」的美麗;而對於我看待自己呢?也一點一滴在改變了!




--
由 Blogger 於 6/11/2016 03:45: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