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黃瑞榮長老

見證-黃瑞榮長老

感謝天父上帝,一路帶領陪伴我。我生長在傳統台灣信仰的大家族,在讀師大附中的時候,孫愛光長老是我的音樂老師,帶我們班好幾位同學來到和平少契,接著我在和平受造就,在大學的時候決志受洗,畢業服兵役之後開始在和平少契等肢體服侍,後來在和平舉行婚禮,並繼續與和平的兄姊學習成長到現在。

媽媽在四年前過世,過世前曾經來教會一段時間,可是她最怕來的時候遇到練詩歌,因為別說五線譜了,小學前幾年是日本教育,後來換了華語教育沒多久就沒唸了,小學沒畢業的她是歌詞都沒能看懂幾個字,可是一直很佩服小學沒有畢業的爸爸媽媽,能讓我六個兄弟姊妹都完成高等學業。那期間我想過是否要換教會,其實從高中來和平以後,我偶爾就會想,我們一群蒙受上帝極大恩典的基督徒在一個地方,幾乎一半以上的人可以帶查經,甚至也有非常多兄姊可以司琴、看診…,可是有些教會,可能一個都沒有。而且我會想,如果當初是帶媽媽去比較小的教會呢?比較多小學沒有畢業的人聚會的教會呢?現在會不會連我正在台中每週洗腎三天的爸爸也早就受洗了?

感謝天父上帝,在我不斷地想問題、不斷地想像各種可能的同時,祂也一點一點地改變我,現在我可以常常感謝爸爸媽媽從小對我的各種付出,每個月一個週末回台中的時候總會握著爸爸滿是皺紋卻溫暖細膩的手一起禱告,可是四年前媽媽最後在病床上說:好!我要受洗。爸爸因為擔心家族不能接受而沒有讓我找牧師時,我一度非常氣爸爸。在媽媽過世前我們兄弟姊妹都同心地照顧媽媽,跟媽媽有非常好的親密關係,可是我曾經嫌棄過媽媽愛嘮叨、煮飯每次都煮太多浪費、或者一直在市場買我覺得不好看的衣服給我小孩。還有現在許多人可能覺得我個性溫和,可是我曾經脾氣非常壞,服兵役當輔導長的時候曾經對連上的阿兵哥摔杯子;跟我太太當初交往時,吵架也曾摔過眼鏡。最近在一次長老成長團體活動時,我分享我的一個優點是很容易入眠(足好睏),可是我曾經因為微薄的收入,加上爸爸公司收起來,我和兄弟姊妹需要幫忙還債,我又有新家庭,這些壓力常常讓我失眠、做惡夢。但是感謝天父上帝!讓我在這些時候可以隨時向祂禱告求幫助,後來連在夢裡遇到緊張的夢境,也會自然地以主禱文禱告。感謝天父上帝,讓我每個階段經歷祂一次又一次的恩典。

一直到現在,天父上帝仍然一點一點地繼續改變我幫助我,雖然我仍然有新的問題,例如:會不會人的靈魂其實不是人的形狀,而是立方體或三角錐;也仍不斷在想各種可能,例如:會不會有一天不管什麼樣的人都喜歡來和平教會,而且教會的每一位兄姊都有喜歡的服侍,彼此感謝、以信心仰望上帝,沒有人覺得累;我也愈來愈清楚:天父上帝是永恆公義與慈愛的主,祂在我還不認識祂的時候就陪伴我,也為我還不知道的將來預備了一切,正如祂也帶領和平教會在每個階段以天父上帝的方式成為眾人的祝福一樣。我來和平之後一直記得高中來少契的第一次聚會,是分組外出到街上發福音單張。很奇妙,回想起來,我對街上的朋友發出的邀請:「歡迎來和平教會!」是上帝預備好對我的生命的邀請。如詩篇23篇所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願天父上帝也成為每位兄姊隨時與永恆的陪伴與供應。




--
由 Blogger 於 7/23/2016 04:05: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