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鄒宗珮姊妹


大家好,今天要分享這四年來當全職媽媽,在生活與教養中經歷的信仰。
我是一名小兒科醫師,在成為一名母親之前,接受了五年專業的兒科訓練。感謝上帝賜我一雙健康的兒女,在孩子出生之後,我便向工作單位申請育嬰假,全職照顧我的孩子。然而,在照顧孩子的第一天我便發現,兒科醫師的訓練並沒有預備我成為一位稱職的母親。舉例來說,對於嬰孩兩件最重要的每日需求: 睡眠和哭泣—為什麼不睡覺和為什麼一直哭,翻遍教科書也得不到解答。因此讓我明白,教養孩子並沒有捷徑,必須在每天的生活中仰望上帝,累積經驗,祈求恩典。今天我想分享這四年來的兩點體悟。
沒有親自照顧過嬰幼兒的人,可能難以想像箇中的辛苦。我只能說,這和我做過最辛苦,三天值一次夜班的住院醫師工作比起來,一點都沒有比較輕鬆,而且還沒有報酬和休假。餵母奶、換尿布、準備副食品、念繪本、唱歌、陪玩、散步、整理家務….日復一日的無限循環,讓我覺得自己就像推著大石頭上山的薛西弗斯,看不到盡頭,甚至失去盼望。再加上凡事親力親為,沒有保姆或他人幫忙,週期性的低潮是常有的事。
我發現並不是所有父母親都過著和我一樣的生活,有的母親回去工作,有的把孩子託給值得信任的照顧者,連夫妻兩人一起出國偽單身旅行(沒帶小孩)的,也所在多有,讓我在哀怨中懷疑起自己的決定。在工作上很有效率,擅長完成各種計畫的我也自問,當母親所要完成的工作目標究竟是什麼?是確定孩子吃好睡好,各項成長沒有偏離正常指標,還是精通各項才藝語言,品學兼優、善體人意加上愛做家事? 我自問,如果我一天只要花兩個小時陪孩子,他就可以身心健康快樂的成長,那我還願不願意當全職媽媽?我的決定究竟值不值得?
日子就在接連不斷的挑戰、忙碌與偶爾的無奈中過去。有一天,我突然懂了。沒有人能回答我這樣的決定值不值得,就如同我永遠不會知道,當初沒有選擇的那一條路,會帶來什麼樣的風景。因為讓母親成為母親的,不只是血緣關係帶來的連結,也不是教養出好孩子或模範生的成就,而是日復一日的陪伴,和在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中所建立的關係。我知道我的孩子喜歡什麼,為什麼哭泣傷心,也和他們一起面對生命中的大小困難。這樣的關係無法被量化,卻真真實實的存在彼此的生命中;如果付出時間和心力是建立關係的代價,我願意這麼做。
這樣的經歷,也讓我重新思考自己和上帝的關係。我已經受洗,在名義上是基督徒,也認真完成各項基督徒的工作,上教會,奉獻,和作見證。但我是否享受與上帝建立的關係?我的生命是否渴望祂的陪伴和參與?我是否像馬利亞一樣渴望坐在耶穌跟前,聽祂說話,就像我的孩子可以不需要任何玩具,只需要我在他們身邊,就覺得擁有了全世界?
另一個是關於偏心的體悟。我的兩個孩子性別不同,個性也天差地遠,即使用同樣的方法養育,他們還是從小就明確的表現出自己是上帝獨一無二的創造這個事實。即使大部份的父母都強調自己對所有孩子的愛都一樣,我卻早早就發現,我對他們的愛其實有分別。我愛哥哥的認真努力,愛妹妹的樂天活潑;但是,哥哥的固執卻總是踩到我的地雷,妹妹的散漫看似怎麼教養都無法改變,我發現自己沒有辦法給他們無條件的愛和接納。我愛在孩子身上看到的我的優點,但對於在孩子身上看到的自己的缺點,卻比在自己身上的缺點更加令我無法忍受。原來,我不能無條件接受的是自己,並不是孩子。我不能照著我的本相愛自己,也因此不能接納孩子原本的樣子。
但是,上帝很奇妙,祂賜給我願意無條件愛我的孩子。即使我對他們大吼大叫,理智斷線的要把他們趕出門去,他們還是願意在我回神的那一瞬間對我說:「你不生氣了?我喜歡看妳開心的樣子」。他們總是無條件饒恕我的過犯,在我自己饒恕自己之前。
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關於愛的經文。我想和大家分享最後幾節:「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孩子教我更認識主耶穌的愛,學習怎麼愛人,愛主;然而,我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盼望自己能在主愛中,和我的孩子一同成長學習,直到我們得以和主面對面的那天。



--
由 Blogger 於 12/10/2016 03:29: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