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陳秀惠長老

陳秀惠長老

如果說每一個人心中,有一塊重要的地方,是不能被碰觸、詆譭的,那我的那一塊,就是我的母親。印象中的母親,是一個溫柔、堅毅,手藝很好的媽媽,很會做衣服,小時候的衣服,都是媽媽做的,她又燒了一手好菜,所以家裡常常有客人,我有一個叔公,每次從日本回來,一定要住我家,因為喜歡媽媽的菜餚,她是勤快的人,家裡永遠乾乾淨淨的。
日式的榻榻米和迴廊一塵不染,我家有六個小孩,我卻從來沒有見過媽媽發脾氣,罵小孩過,總是笑臉迎人。小時候,每次爸爸出差回來,媽媽總是將我們打扮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由大姊帶著,到台北車站的旅客出口,爬上欄杆等著爸爸出現,一齊大喊「爸爸」,那成為爸爸日後最美好的回憶。

這樣的媽媽,在我小學時生病了,得的是當時很罕見的脊髓骨病,別人是腰椎,她卻是頸椎,在那醫療不進步的時代,得這種病是要睡石膏床的,民間信仰虔誠的她,不明瞭自己為何會得這種病,每次有人來探望她,她就拜託那人燒香拜佛時,為她祈求,因為她想,不知道得罪了哪個神明,才讓她得這種病,直到有一位嬸婆來,為她帶來了基督福音,她的心中,才從這種降罪處罰的桎梏中解脫,成為我家第一位信主的人,她要受洗時,問我們要不要與她一起信主,爸爸答應了,就這樣全家信主,開始到教會,所以,因著母親我們成為第一代基督徒。

生病的媽媽什麼都不能做了,爸爸一面顧生意、一面四處去求醫,大姊一面教書、一面帶她去醫院,二姊負起全家飲食烹煮,我要幫她洗澡、照顧她。有一年的過年,她病的很重,還要餵媽媽吃飯,我們家孩子都要一面顧店、一面讀書,母親生病成了我最大的噩夢,我時常夢見她死了,醒來就一直哭,天又黑,不敢起床,直到天亮了,才躡手躡腳到她病床,把手放在她鼻下,看還有氣息,才放心的去上學,我最大的禱告是,媽媽不能死,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換她的生命,她就是不能死。

但是神並沒有聽我的禱告,媽媽在病了七年後,還是走了,在台大醫院,我們為她換洗、穿衣,送她去太平間,那一天,是大哥大學聯考的日子,他悲傷的去考試了,爸爸、大姊去處理後事,二姊去阿嬤家傳訊息,我一個人在太平間陪媽媽,旁邊是一具具的屍體,但我一點都不害怕,因為媽媽在旁邊。

從此,媽媽被我埋在心底,那一年,我十七歲,沒有所謂的"少女時代",更不用說"少女情懷總是詩",媽媽的逝去,拿走了我生命中的一個區塊,我常覺得"魂魄飄飄何所依?"我沒有辦法面對死亡,我時常傷別離。

隨著歲月的成長,我也為人妻為人母,最近,老家要整修了,我卻惶惶恐恐,不知該如何?兒子一直問「媽媽,你的夢想呢?」小時候,時常聽以後要如何?要如何?的確,我不知我的理想與夢想是什麼了?我不知道我自己,情緒低潮時,我常向主求"救救我",就在這時,主向我伸出援手,教會成主開了課程,其中一門是"與自己更靠近"。在印象中,做禮拜時,不曾與美玲姊坐在一起,那天,她坐在我旁邊,我順手就交了報名表,成為第一個報名的人,我太需要認識我自己了。

授課的是雅莉牧師,我們班上只有8個人,在上課中有一些講解,會有一些分享,也有一些對話,是一門深入認識自己的課程,譬如:第一天回家,是對自己的身體說話(只給自己看的)。
另外,還有一份作業也很寶貴,我是在一週中,選見你有所感有所想的事,記錄下來,上面分1.日期 2.事件 3.心理意義(感受+想法) 4.自我覺察 5.信仰省思,然後,老師都會很用心的眉批回應,在我一篇"兒子回來參加堂妹的婚禮"中,我提到"傷別離"是我最大的罩門,我提到媽媽,提到我的傷感,她建議我寫一封信給媽媽,我當時並沒有馬上做了,但,後來還是做了。

這封信,使我放心的交託、放下,我也我與神和解,我非常感謝主,也謝謝雅莉牧師,希望你們也有福氣上她的課,社青今年聚會安排雅莉牧師的課,請多多參加,今天是個奇妙的日子,65年前的今天,媽媽生下了我,當我拿著老人卡,免費當公車時,真是愉悅啊!




--
由 Blogger 於 1/22/2017 09:46:00 上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