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7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江明親姊妹


2016年8月18日,我走進和平基督長老教會。      
這是我未曾聽說也未曾造訪的地方,但是曾經兩度在我的手機和電腦螢幕上跳出來。
2016年,我即將滿40歲,接近40,生命的磨練也如期到來。年初爸爸確診是肺腺癌晚期,身邊則不斷有人罹癌,甚至離去,不分老少。我讀Being Mortal,深有所感但仍然沒辦法做好完全的準備,只有盡量珍惜還有的時光-家族旅遊、全家福、陪爸爸去東京見老朋友…即使如此,我總是懷疑,人生到底為了什麼要努力,如果最後總是告別?!
8月初,決定動手術作為送給自己的40歲禮物,同時決定40歲開始要過得健康,無論身心。想起開刀前同事的話:「把重擔都交付給上帝」;想起年少的黑暗痛苦,神的話語曾經帶來光亮和撫慰。始終記得那時背下的:「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教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好像該是「回來」的時候了,切切追索了那麼久,我沒有力氣了,神啊,可否和我一起行走?
復原休養的日子,讀著妹妹寄來的聖經,一邊猶疑著是否該去教會,該去哪一個教會。總是很害怕權威,害怕群眾盲目的跟從和壓迫,害怕受到群體力量的宰制,有沒有這樣一個教會,不是複製權威,而鼓勵思辨?
幾次搜尋網上資料,始終無法決定,直到8月17日。那一晚,我決定禱告,請求神帶領我到那個我尋找的教會。
禱告之後,我翻開眼前的聖經,翻開的那頁在撒母耳記。當時心想,應該沒有教會名作撒母耳,或許不是神回應我的時機吧。闔上聖經,決定查查手機上的網頁,記得上回讀到血漏之人不太懂而查資料時,有個教會解經感覺不錯,或許我自己找找,試試那間教會好了。把留著的網頁展開-和平基督長老教會,而首頁上都是撒母耳記!點開其中一篇,正是在談尋找(掃羅尋找走失的驢,主題是:上帝眷顧),而講道者是周元元牧師!(因為和家中一員元元的名字一樣備感親切)激動之際,急切地想前往一看,等不及主日,聚會表週四正好有禱告會,即使不知道禱告會是什麼,決定找妹妹一起去參加。
於是隔天8月18日,我走進和平,認識了禱告小組的淑芬姐、素菲姐,還有那麼巧合的-元元牧師。記得和大家訴說著害怕權威、尋找教會的緣由時,淑芬姐指著元元牧師說,「這是神為妳準備的牧者」。
直到今日,我都覺得何其有幸,第一次聚會,能夠認識淑芬姐、素菲姐和元元牧師,她們讓我看到基督徒和基督信仰的美好,她們心念正直、尊重每一個人的空間,也隨時準備在需要的時候給予愛。而元元牧師,每一次上課總是懇切提醒思辨的重要,不能只在字面上讀經。神總是透過元元牧師,教我怎麼面對人生的課題。就像那一日,談黑暗中的大光。
主日禮拜的前幾天,早晨醒來時,腦海裡都是一首歌,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高中合唱老師逼我們背的,從來不知道它的意思,也沒有特別的感覺。這一天因為夢中的聲音這麼鮮明,決定google歌詞的由來,才知道原來是以賽亞書9章6節。當天收到的樂活讀經,也正巧是以賽亞書,感覺好像是神的訊息,只是讀了之後,還是不明白.
隔幾天的週日,參加第三堂禮拜,才坐下來翻開週報,忍不住微笑,元元牧師要講的篇章,正涵括了以賽亞書9章6節!神啊,祢要說什麼了嗎?
結果那天,牧師談恐懼,談父親臨終之際,談離世那日,從陰霾中透出的天光…那天,眼淚不止,即使步出教會,天氣晴好,仍舊停不住濕潤的情緒,而在此刻,巧遇一樣紅著眼眶的淑芬姐。
於是我們手牽手,我說爸爸的生病,淑芬姐談她陪伴安寧及自己病痛時的心境,偶而相視,又一起盈眶。記得那天陽光暖熱,握著的手心潮濕而溫暖,就這樣走著走著,走過了大安森林公園一側。
回家的路上,忍不住感嘆,神真是wonderful counselor,把每個人在祂的愛裡奇妙的交織起來,這樣的面面俱到,誰也沒有被祂遺忘,真的懂得了高中背下的這首歌,真是奇妙策士!
2016年12月18日,走進和平整整四個月之後,40歲生日的前12天。感謝主,感謝祢的帶領和回應,我這樣一個不完全的人,求祢差遣我,讓我是祢的愛與公義的作工,我願珍視感謝當下有祢同在的每一天,因為基督,過有盼望的人生。
這篇見證,是在和信醫院陪病時,急診室和581病房的靜謐夜晚中寫下,即使早就在腦海裡縈繞多時。

江明親
2016年11月24日,0點42分



--
由 Blogger 於 1/07/2017 03:43: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