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劉瀚方弟兄

見證-劉瀚方弟兄

大家好,我是劉瀚方。我是台南人,十年前開始來到台北、唸大學、和平教會聚會。我想跟大家說,今天能站在這裡服事、講見證,全然是神的恩典。為什麼這麼說呢?至少在五六年前,我當時正在經過死蔭幽谷,是一個憂鬱的低谷。當時,我離開教會。對我來說,完全不可能有機會「出現在這裡」,我甚至不敢回來。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這個憂鬱低谷之中,他怎麼一步步帶領我,一步一步慢慢調整好讓我能經歷他。

我想先談我的成長背景。我成長在一個資源很多的家庭,「資源很多」指的是父母投注在孩子身上教育的心力,我的生活不是唸書就是練琴。可是,父母原本有各自的重擔和壓力,對我們的管教很嚴格。我們家,生活、互動相當緊密、頻繁,大家個性又固執,所以,意見不合會有嚴重衝突,長期以來,家人間的張力非常非常緊;我壓力好大,大到常常一個人自己哭,我甚至哭到曾常常想離開這個家;「哭」是我青少年重要又平常的記憶。

終於上大學暫時擺脫了父母,看似很多事情自己可以決定。但現在再看回去大學這幾年,我的情感和情緒並不完全的獨立;我和父母對事情有不同的見解,卻沒有辦法讓爸媽「放心」、「放手」。我有很多理想,而同時這些理想又變化、轉換的非常快;我隨時會為了新的理想而不顧一切的去追尋、去實現。所以,我感覺一直很忙,卻沒有好好靜下來評估、生活管理。這樣狀況之下,生活所有的層面綜合起來,我的狀態並不充實、也並不滿足;我的信仰生活也是搖搖晃晃。

大四下的時候,我曾經喜歡教會的一個女生,交往之後,我的爸媽很反對。大學畢業後,等待兵單,這段日子幾乎天天和父母吵架,大家都快被消耗殆盡了。接著,我收到兵單、開始新訓,沒多久之後我們就分手了。我徹底崩潰、破碎、精神出了些問題,甚至有點無法正常生活;我在邊緣掙扎。我離開了熟悉的交友圈,特別是教會的朋友。我沒日沒夜的打電動,轉移想自殺的念頭。平常放假時,我自個兒拎著睡袋跑到外面或學校的某個屋簷下睡覺,我覺得自己像是遊民、浪子那般愜意。服完替代役,我幾乎從0開始,我抱著僥倖的心態去考研究所。很不可思議,神還是很恩典讓我考進。

回到學校唸書後,一開始,自我感覺非常差、很自卑。這個時候,神預備我一個地方,好好地獨處、跟自己說話。深夜沒人的時候,我常常坐在台大操場的一個角落,望著真理堂那個大大的十字架,覺得平靜,也覺得遙遠,我卻不想禱告。

接著,我來到學校心輔中心。神的帶領很奇妙:我預約的第一位(初談)心輔老師,之後成為輔導我這個個案的諮商老師。她是基督徒老師,每一次的約談,她陪著我,撿回一片片碎片,帶著我做醫治釋放,慢慢的、陪我一起進步。

這期間,我有2年完全不碰最愛的古典音樂;我不練小提琴、不唱歌、不聽古典音樂。有天我路過懷恩堂看到合唱團招生廣告,一個感動之下我報名加入了。有一次我們唱著一首歌,那首歌叫做: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我當時聽到的那一瞬間,流下眼淚、腦海浮現過去的畫面。我知道,透過周圍的歌聲,神正在醫治我;他讓我面對過去的傷痕,告訴我,他明白我的破碎,同時又調整我,提醒我,要關注的焦點到底是什麼。我靜靜看著,又臭又髒不堪的自己,同時,我又看著天上的阿爸父神。

這段灰暗的日子,因著奇妙的帶臨我來到萬華服事弱勢家庭的小朋友,但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是主透過小孩來服事我。有次感恩節音樂會,他們唱的詩歌有一句:「或生離或死別,或滄海歷桑田,都不能叫我與你愛隔絕。」我完全孩子們的歌聲和唱出來的歌詞震攝住;我很感動,上帝的愛重重包圍我,我真的感到同在的確據、我真的被醫治。

碩班畢業後,我加入一間新的研究室擔任研究助理,才發現,原來這間研究室是基督徒團隊。老師是美國人,他很堅定、很會牧養身旁的夥伴,他是我生命中的心靈導師。這個團隊很愛禱告,他和另外一位博士後經常在辦公室為著我禱告,邀請我去他家的禱告會;我們為著研究禱告、為著顧念的朋友禱告。原來我是很討厭禱告和聚會、但我開始漸漸被改變、重新喜歡這個習慣。我們開始看見,一些事情有180度的翻轉改變。像是我自己,我漸漸可以掌握,與家人之間溝通的藝術和講話的速度,同時也讓自己的情感獨立;我的爸媽,他們也很慎重地跑來跟我道歉,對於過去管教策略和過度保護。我走出這個幽谷,我也與爸媽和好。我認為這一切,是有人很殷切的用禱告托住我,像是我的這位美國老師。我最後想用詩篇的一段話做結束。

「詩篇37章5-7節:當將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他要使你的公義如光發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你當安心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我想,每個人都有「感情線」、「家庭線」、「未來該做什麼工作」或「人生方向事業線」不管有多少支線,要對神有信心,在每一個無助的當下,仰望他,就會漸漸地看見他能力的彰顯。




--
由 Blogger 於 3/04/2017 05:02: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