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1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楊智傑弟兄


"No man is an Iland, intire of it selfe; every man is a pe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e."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能靠自身得以完全;所有人都是陸塊的一隅,屬於那整體的一部分。

這段詩句節錄自17世紀英國詩人John Donne所寫的《祈禱文第十七篇》,後來在20世紀被海明威當作《戰地鐘聲》一書的題詞,該段的最後一句更是書名的來由。這段詩的創作或許來自地理大發現對該時代的啟發揉合於他的基督信仰而成的一種獨特世界觀。

我們每個人是不是都有某一個時刻覺得自己是一座孤島、孤獨於這個世界?因著自己的性格價值、出身背景或經歷故事產生的差異,導致與他人之間的隔閡而無法相互理解?我今天要述說的見證將會是一個關於人性孤獨、亦是一個關於見證的見證。

實際上,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台上於眾人面前做見證,我在預備這次見證時,思考良久,見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回想起多數的見證都是關於神如何在一個人的生命經驗上做工以及在這過程中的感動體悟,呈現的形式也偏向自我敘事為主。

然而,我還是秉持著個人的習慣去探查了一下聖經是如何使用「見證」這一個字,「見證」在新舊約廣泛出現,新約又比舊約更多,使用上通常包含三者:三位一體的神、做見證者和聽眾,而見證的作用在於證實某事為真或某人的身份為真讓眾人相信,例如約翰為耶穌的身份做見證,使徒為福音做見證。換個說法,見證是以相信和信仰為基礎,維繫自己、他人與三一神之間正確且真實的關係。

進一步,我選擇使徒行傳中的見證做較深入的考察,感覺比較貼近今天在此的用意。「見證」在英文中主要採用witness,witness是由wit-和-ness組成,wit-作為字首有著理解、知識、感知、意識、良知。

最後我考察了使徒行傳中見證的希臘文原文,除了有witness之意涵外,也包括了殉道者之意,我想是因為在那個時代為基督做見證伴隨著危及生命的風險。由此見證與理解、相信以及苦難牽連在一起,過往的見證故事中也往往帶著某些受苦的經歷,而人往往能在這些苦難中因著神而得到平安或完全。

見證的果效最重要的或許是聽眾憑著感受、意識與良知去理解、取得知識最後相信。
見證的內涵即為信仰的內涵或者說是證明真理的過程,對我來說信仰的內涵是由兩大要素所構成的:一個是上帝的創造,另一個是上帝的救贖,這也就是見證的要點,我認為見證是要讓人相信並理解上帝的創造與救贖。

我今天的見證的重點並不在於真實經驗的敘事,而是一個思考歷程,如何在我自己思辨研究的歷程中看見上帝施行的拯救。我曾經離信仰很遠,卻在離信仰最遠的時候聽見上帝對我說話,當時我並不知道,只是一個聲音要我去見證世界上所有的苦難。這時如何見證就成為了重要的議題,我作為孤絕於世的個體如何可能去感同身受另一個人的苦難,或者說簡單一點一個人如何可能去理解另一個人。在倫敦求學時聽到一段玩笑話:「覺得自己有問題的人會去唸心理學,覺得社會有問題的人會去唸社會學,覺得自己和社會都有問題的人會去念人類學。」這三個學門我都唸過了,那麼問題到底在哪呢?在於人與人之間在不同層次上無法理解或理解不完全,若人與人彼此真實地理解無法達成,人終究是獨自於世的孤島。

我在倫敦求學最後一個研究的課題是同理心的實踐與詮釋,同理心如何可能也在昭示著人們彼此之間的理解或者見證如何可能。與同理心相關的英文字彙有empathy、sympathy和compassion,其中字尾-pathy和-passion都來自同樣的字源代表著「受苦」,empathy的em-是「進去」、「在其中」的意思;sympathy的sym-則有「同步」、「一同」之意;compassion有其基督信仰的脈絡,字首com-意味著「一起」,又與come「來」相同字源,有盡可能貼近之意,該字更用於指涉耶穌道成肉身、為世人受苦並釘死在十字架上完成救贖。Empathy的實踐依靠的是人類自身的語言與知識,試著進入他人的苦難中;sympathy則是依靠自身的想像與相信對他人的痛苦產生共感或共鳴。Empathy中人只能使著逼近他人苦難,卻無法得知這個逼近是否真的是逼近;sympathy讓人套入自己的受苦經驗產生共鳴,然而所感受到的痛可能與他人的痛苦天差地遠、甚至完全與之無關。

在研究的最後,我明白人們本真地理解彼此與苦難的方式只有compassion能達成,人因著耶穌死在十字架上而能與上帝重新連結,人也唯有效法耶穌的受難,藉著耶穌才能夠連接彼此。此外,同理心,人想要去理解他人及其痛苦的渴望,蘊含了人試圖在每個他人身上尋找上帝的面貌、理解上帝的創造,同時將帶來對於上帝的救贖之理解。Compassion的實踐正是一種見證,朝向自己也向眾人昭示。耶穌帶來的救贖讓人們彼此之間的真實理解成為可能,使得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這是我遠離上帝、靠己身之力尋求答案的終點,亦是見證世上一切苦難的起點。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缺損,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因此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響,喪鐘為你而響。

這是那段詩的最後一句,我們因為耶穌得以連結彼此,同時我們也深深地明白死亡並不是終點,此世的缺損將在天國中得以完全。

最後我想用詩篇71章7節作結:「許多人看我為異類,但祢是我的避難所。」人們會因為差異彼此傷害同時感到孤絕於世,當我們尋求上帝,我們才能在祂的愛中找到彼此,並成為上帝的見證。



--
由 Blogger 於 3/11/2017 03:26: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