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何主恩弟兄


大學臨近畢業之際,有兩朵烏雲在空中。其中一個是關於自我認同。

我從各個學科、技術、工具理解許多關於自己的事情,學習如何做自己、建構認同、繪製藍圖,但是每一種方法都不能接受我整個人。在這些技術中,我變成一塊一塊的。我在各個領域內的成就越大,當我退回我的身體,離開這些媒介,那落差也就越大。比如說,拿出手機,開啟FB,滑一滑(瀏覽文章、照片、影像),感受自己和這些訊息的同一。對這些訊息的感受是真實的,不論是喜歡或是憤怒。而我感受到和這些訊息的作者連結起來,自我在這裡是真實的。如果不是我,那是誰和貼文連結呢?我對於自己自然是真實明白的。但是當我放下手機,我的生活又和FB有何相干。我當然可以重新拿起手機,快速的連結到有相同感受的陌生人,但是對於沒有手機的我幾乎沒有影響。於是我們彼此連結,卻沒有對話。擁擠卻覺得寂寞。人聲吵雜卻聽不到任何人的心聲。

到了畢業之後,當替代役的時候。情況變得更加嚴重。對自我的理解、掌控變得破綻百出,難以維繫任何長期的生活目標,快思或說直覺統治了生活作息。何主恩是誰?我想要做什麼?我應該要做什麼?我能夠做什麼?然而任何積極、客觀且能感知的答案,都沒辦法包容我,沒辦法包容這個矛盾而流動的我。在這種時候,我得天獨厚的有家人支持和包容,即使我生活沒有目標,即使活著像是機器。這樣,我漸漸靠著支持我的人,重新建立我自己。
(那麼怎麼建立呢)重新建立自己的過程,像是把自己當成是大眼睛,去觀照這個宇宙以及自己。各樣的理論、技術、工具漸漸的似乎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但同時是被凝視的對象。在斷定工具就是工具之前,退後一步,去感受自己。這樣工具就活了起來,成為對話的對象,有了對話,自我才浮現出來。隨著技術工具活了起來,上帝也在其中說話。但是這帶來一個大問題,將人造物當成是活的,這不是拜偶像嗎?然而上帝卻要藉此說話。畢竟上帝造了我們聽不到的超音波,我們看不到的紫外線,同樣的有那些我們沒辦法理解、思考的旨意,但我們卻能藉著我們所造的工具去看到、聽到、理解。

舉例子來說,當我看到有人在為了工作而抗議,這沒辦法提示我任何上帝的旨意。但當我有了工時和休息時間的概念,我就會知道連續工作九小時不能休息又不給加班費是不好的。藉由工時這樣人造的概念,上帝將道德的呼召形塑出來放在我的意念裡。
總結來說,我們要先活在想像之中,才能真實明白神的旨意。先聽見自己的聲音,才能同時順服上帝。與神關係的秩序從對話而生,而對話始終定根於本地。



--
由 Blogger 於 4/08/2017 02:57: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