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0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洪國財弟兄


本人出生於高雄覆鼎金公墓園區中(全台灣最大),父母親從事墓碑業,家裡房屋主結構為泥巴草房。上學時總要跑走一個半鐘頭左右才能抵達學校。回想起來,倒也不覺得苦,反而從自己的經歷過程中更能體會出父母親的辛勞及養育教養之恩。

或許自小就不知苦為何物,更無多餘時間可嬉鬧遊玩;同時父母親也鼓勵多用功讀書,以便將來能更有成就。大學畢業且服完兵役後,先後順利進入長榮海運(父母年邁須照料,基於海外輪調制度離職)和中華航空(國際訂位組,無挑戰性)服務,再轉職於堂兄所經營的一家小型公司。由於堂兄們的信任,讓我放手於銷售領域擴展業務,逐漸建構起全省經銷體系及與建設公司建立關係並將產品行銷海外。2001年並被派駐於上海任總經理一職,直至2011年。2013年由於對外銷經營理念有所不同,離開了任職超過22年的公司而自行創業。

這一過程原本以為皆是自己努力所獲致,不論是家庭的美滿以及工作上的順遂。直至派駐上海期間身體開始出現警訊—小便有時困難,但頻率並不高,所以並不以為意。但自2013後此種情況頻率開始增加。先後至台大、耕莘、書田、馬偕及慈濟醫院就診醫治並接受各種儀器檢查,但結果卻均一切正常。2015年8月後,情況更加惡化,幾乎每天均會有狀況,連走路都會有突發狀況,膀胱及尿道隨時有電流通過的感覺,痛到無法行走。但由於驗血、驗尿、攝護腺觸診、超音波、尿速、殘尿、膀胱鏡、核磁共振、電腦斷層掃描結果完全正常,醫師僅能作症狀藥物治療,但均無療效且情況日益惡化。至醫院急診導尿頻率也持續增加。至此,白天至醫院附近或院內拿出平板處理日常公事,若有狀況則掛急診;晚上若有小便困難,不論颳風下雨,時常在外遊蕩,期使放鬆能順利解尿,但常事與願違,終究需至醫院急診導尿。

但急診時也常聽醫師們未做檢查前就做輕佻言語告誡,如急診處是看急重症的地方不是做導尿的、攝護腺切除就好了、也沒多少尿(實際導出多次超過500cc)…。等等。直至有一次深夜急診,巧遇一位急診外科陳長治醫師。他調閱我的就醫紀錄,並為我做脊椎腰部和腹部的觸診後告知病況可能不是靠西醫就能治療,建議我從泌尿科轉到一般外科的李居仁醫師就診試試看(有自學中醫)。第一次就診,詢問詳細,並開立處方簽,但內容大致和泌尿科醫師開立並無差異,不同的僅是藥廠。2016年一月中旬第二次就診,李醫師見我本人多日未睡眠幾近崩潰,主動為我申請住院治療,重新做完整檢查,並會復健及泌尿二科。住院期間巧遇院牧至病房為病人禱告,見到我並無開刀且和正常人無異(所住為外科病房),經向我太太詢問後告知有一資深院牧,可為我祝禱治療。隔日該院牧黃智賢兄出現在我面前,右手放在我的膀胱處開始禱告,期間感覺有股暖流在我體內遊走,太太在旁淚流不止。從此,太太每日讀新約聖經,黃兄弟也撥空為我禱告。住院一周後,李醫師告知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希望我放輕鬆,不用服用任何藥物,另可尋求宗教信仰加上每日按摩疼痛處,或許有用。10天後出院,症狀有改善,但仍有小便困難情況,但藉由禱告尋求上帝醫治。神奇的是,禱告後心情較容易平靜放鬆,解尿就容易多了。感謝上帝在我人生中最困難的時刻,差使陳醫生和李醫師來為我救治,並在我住院期間由黃智賢兄來為我祝禱。出院之後且時常關心復原情況且時常為我禱告。2016年3月高中同學陳長伯兄邀我至和平教會做禮拜,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在這短短的一小時左右時間,我沒想到我能坐這麼久,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因為之前大概只能一次坐半小時,膀胱附近就會有不適感。

以往,認為一切成就皆來自自己的努力所獲致,但經過此事後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且將一切成就和榮耀歸於上帝。並感謝上帝賜給我體貼的太太,在我最困難的時刻悉心照顧不離不棄。我將努力將家庭成就為符合教義的家庭,而這是何等的恩惠。




--
由 Blogger 於 5/20/2017 01:50: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