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張榕容姊妹


從我小的時候,就常常在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對我來說,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吸引力,我常常幻想著自己生活在另一個世界,也很喜歡作夢,沉浸在夢的世界裡。我並不喜歡這個世界,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我感覺自己與世界之間就好像隔著一層玻璃牆,我與世界沒有什麼羈絆,我沒有辦法直接地參與其中,也沒辦法直接地有所感受。這世界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虛空,我對幾乎所有事情都漠不關心,彷彿隨時離開也無所謂。

到了高中,我立志只考一個系所,就是哲學系。我認為我之所以會身在這個世界中,唯一的生命意義就是尋求真理。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真正在乎的事情,就是何謂真理。因此我進了哲學系,想要從哲學的理論與思考訓練當中了解真理。然而哲學無法告訴我何為真理,卻讓我了解到,人的理性是有侷限的。大學時有一位師母積極地向我傳福音,她帶我認識基督教信仰,其中有一句經節最令我印象深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翰福音14:6)對我來說這是一句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話。如果耶穌說的是真的,那麼我就必須要選擇他,而且只能選擇他。但如果他說的是假的,那我如果信了他,或者我去試著研究他了解他,不就很愚蠢嗎?那我等於是把我的人生都投注在虛無的事情上。感謝主,在經歷了一些事件,以及一段時間的思考、辯論與掙扎後,神的恩典帶領我踏出信仰的一躍(Leap of faith),我選擇了相信。耶穌就是道路、真理與生命,他就是我一直以來所追尋的。

2010年受洗以後,我竭盡所能地學習過著討主喜悅的生活。我將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到教會生活中,接了很多各式各樣的服事,也在教會中建立一些新的事工,並且一有空就會參與教會活動、也會不定期地參加特會、以及與信仰相關的講座等。在這個過程中,我經歷了許多次神的信實,神豐盛的供應,並見證了許多上帝奇妙的作為。神時常回應我的禱告,幾年之後也帶領我的家人們一一受洗。

但在這個過程中,我還是一直感覺到我與世界之間的藩籬。對我來說,僅僅是活著就已經很不容易,即便從外在看起來我並沒有欠缺什麼,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也很順遂。我時常想起保羅所說的,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與世界之間的距離使我受到了保護,但也令我發現自己因此而有一個很大的缺陷--我不懂得如何去愛人。神愛世人,耶穌道成肉身來到這個世界上,是為了愛的緣故,救贖我們。耶穌本可以在天上享受與父同在,卻為了我們而來到這個破碎、充滿罪惡與悖逆的世界,他為了我們而破碎他自己。要學習像耶穌,就勢必要學習如何破碎自己去愛人。但我發現,即使我有意願,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去愛人。

這個發現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當我看見自己是何等地不足、軟弱的時候,我才真正明白耶穌為我捨己的愛是何等偉大。在過去的三年中,神的恩手帶領我,為我挪去那一道玻璃牆,使我能夠走進世界,即便這意味著我會受傷,會受到許多來自世界的考驗,我相信神的恩典總是夠我用的。神賦予了我生命的意義,這世界的一切因為有祂而有了意義。祂給了我在這個世界持續活著的動力,並且不只是活著而已,而是在活著的每一天當中都能感受祂的愛,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有平安有喜樂,不斷地去學習如何愛人。

最後想與大家分享我很喜歡的一節經文在羅馬書14章七到八節:「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
由 Blogger 於 6/24/2017 04:12: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