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許主芳姊妹


平安,我的名字是許主芳。

上一次在和平第三堂見證,是關於「芳」這個字,講述以生命影響生命,成為蒙主芬芳、神馨香之祭;這一次見證,先破題是關於「主」,從自己做主到神作主;以此類推,已經可以預想下一次的見證會關於「許」,希望是神的應許,想像起來會是滿正面且蒙福的見證,其實每個見證不管經歷苦難或感恩,都是恩典。

三年多前,當我還就讀研究所,正面臨人生第一份工作的選擇,我花了滿長時間尋求,當時神讓我領受到呼召與感動,寫下這一首生命見證詩歌—「小船」,歌詞寫道:
有一艘小船,在海中起起伏伏,經歷風與浪。
小船來到岸邊,不知往哪兒停靠,一直找,找不到,
或向左或向右,到底哪兒是正路?
我聽見,有聲音對我說:
向後看,是我陪你走過的平安,為何你還要懼怕?
再數算,這一路有多少的恩典,為何你還怕缺乏?
有一艘小船,在海中起起伏伏,經歷風與浪。
小船來到岸邊,不知往哪兒停靠,一直找找不到,
神掌舵,就有平安。

神對我的呼召是「生命影響生命」,因此我選擇了體制外的教育,我也深切感受這一份工作可以追求自我實現,也能符合神心意,當時的我,每每禱告,都會出現神搭著我的肩膀,站在山坡上,指著前方說,這是我要帶領你走的路。問題來了,歌詞最後一句「神掌舵,就有平安」這句話,我寫得很漂亮,卻做得很不到位,就成了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見證。

我自認已經是信靠神、交託神的好基督徒,在人生職場之中,在自我實現、燃燒熱情之中,我喜歡做主、願意承擔責任、喜歡挑戰,凡事盡力,常以不要成為又餓又懶的僕人自我砥礪。然而,內心的黑暗隨之籠罩,當我越想要追求成就,追求自我價值肯定,我也越來越在乎別人的眼光,當我不自覺活在想要證明自己、尋求人的肯定時,我也開始推開了神在我生命的寶座,而讓自己的想要佔據時,上帝就出手了。

上帝在我生命中設立了屬靈幫助,第一個點是「屬靈同伴」,也是最先對我發出勸戒的點,邑垣最先提醒我,想清楚這麼拼命工作的動機是什麼,因為當我一切以工作為優先時,首當其衝被犧牲、受苦的就是他,當他每次問我的時候,我每一次都堅持這是我想要做的,是我領受神要我做的,是我人生的使命,因爲這是草創的組織,所以制度是要一步一步建立的,我在努力一點,危機就會度過,一切就會穩定,穩定後我就不需要這麼辛苦了,現在這一切都在過程,愛拼才會成功(台語),不然會虧待神給我的恩賜;屬靈同伴也有光勝牧師、少契輔導團隊,大家也常勸我,路要走長遠,健康很重要,禮拜一到禮拜天工作,早上七點半到晚上熬夜,生命燒盡,就算有理想也是走不遠的,但是我持守著自以為為神工作的使命,我並沒有聽進去這些提醒,那同樣是呼召的少契服侍呢?只能說神掌權,我見證到儘管因為我一個人的軟弱,神要實行的計畫是不會被耽擱的,只有我參不參與其中,在工作與服侍的掙扎,我感到痛苦,為了工作而少了可以和少契孩子們相處的時間、為了工作知道自己在準備信仰活動教案的倉促、為了工作呈現疲累的樣貌在孩子們面前,我感到虧欠,反而是上帝透過少契孩子們傳訊息鼓勵我走回正路:「主芳姐,最近看起來很累唷~謝謝你工作很忙碌仍然陪伴我們為我們禱告,我們也為你禱告,要加油唷!」。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會覺得我應該開始意識到工作與安息的取捨與重要吧?很可惜,沒有,我持續持守咬緊牙繼續努力到底,既然我如此堅硬了脖子,不知道回到神面前,上帝因著愛就出手到底,舉例來說:我以前常誇口,哎呀~太「感謝」神了,讓我是深眠從不失眠的人,神就在我驕傲的事上教我謙卑,三年來,工作的壓力開始讓我失眠,然而,因著有所成就,我又願意犧牲更多時間來工作,當工作遇到瓶頸,我不再得到高度稱讚,甚至我因為累了,開始會有思考不周的時候,伴隨而來的壓力、挫折、受傷、委屈,讓我開始原本半年爾偶工作壓力失眠幾天,演變持續一個月,幾乎每一天睡不著,睡了又驚醒,才發現只睡了一小時不到的困境。當一切失控,我徹底覺悟我掌權的結果是這般下場,莫名的焦慮與恐懼徹底的籠罩著我,慶幸的是,我還能流淚靈修、禱告,但是,我感受到自己依然行走在黑暗之中,神說祂總不撇棄祂的孩子,然而,我卻深深地感受到被遺棄,原本肩並肩,看見前方光明的我,在這樣的生命景況,我禱告,卻只看見一個在原地踱步的自己,上帝呢?當我往前走時,神依然坐在原地,我看見一個一直想拉著神陪我走,我卻動不了的畫面,就算在低谷中,我仍然希望神照著我的想法動工。甚至當我在苦難中,我和上帝生氣,為何置我於曠野中不顧,我的神我的神,你在哪裡呢?

神藉由希伯來書提醒我,是我自己走入曠野之中,還與他發怒、試探:「就不可硬著心,像在曠野惹他發怒、試探他的時候一樣...他們心裡常常迷糊,就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就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但是神也藉由他的話語安慰我:「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第二個幫助點就是陪伴我的屬靈前輩,神透過祂們對我提醒。俊佑哥6月與少契專講分享,講了一個故事,簡言之,唯有當房子主人將房屋土地等所有權都交給耶穌,夜晚魔鬼來敲門時,會是耶穌上前應門,魔鬼就傷不了房屋,傷不了主人,只能離開。那晚,當我送俊佑哥離開時,我們沒有講到太多話,只有俊佑哥突然說了一句:『我沒有很多時間,可是我在心中禱告時,有感動要我對你說:「你要悔改」』。要不是我滿尊敬俊佑哥的而且很信任他,一般人聽到這句話會直接生氣或揍他吧,但是,當他這麼說時,我知道神在透過俊佑哥對我說話:「孩子呀~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回到我面前,恢復與我的關係,何時才會將所有權交給我呢,我就必保護你到底」。神也使用敬拜的詩歌對我提醒,恰好連續兩到三週的第三堂敬拜詩歌都有「主你是我們的太陽」這首歌。過去以來,我一直覺得上帝造我像太陽,熱情、積極、溫暖、有創意、有動力的不斷燃燒著,然而,真正的太陽與真光是神,唯有神叫太陽燃燒,離了神的我,什麼都不能,若不是神的揀選,我如何能認識他、倚靠他呢?三年前那位渴望回應神,主我願為你去的女孩,漸漸的迷失,成為丟下神,只想著自己想要去達成什麼目標、滿足其他人,但卻不知道該去哪裡的人,當我邀請群鈺姐陪我禱告認罪悔改時,神透過群鈺姐對我說:「孩子,歡迎回家」。

第三個神出手的點就是家人,也是近乎神的愛永不改變的屬靈點,感謝神的揀選,我誕生在屬靈家庭,我想上帝會這麼花心力管教我是因為愛我,還有每天跪在地上為全家代禱並且堅持禮拜天要有家庭祭壇的父母,當我跌倒、軟弱到站不起來,當我失去與神的關係時,當我迷惘不知道下一步怎麼做的時候,我的父母並沒有為我做任何決定,或是命令我怎麼做才對,而是傾聽、提供人生的經驗,並且一次又一次以禱告安慰我、將我交託給神,讓我自己回到神面前作出決定。
以賽亞書55章9節:「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唯有神知道我的未來,唯有神知道什麼才是對我好的。我所領受的使命及想要達成的目標,沒有上帝與我同行就沒有意義、就都不可能。

到底什麼是為自己人生負責任?是神在我生命中掌權,我盡力,結果交託給神的帶領,如同神給我感動,最後那一句歌詞是神掌舵,就有平安,我失眠的狀態、一顆活在恐懼綑綁的心,唯有在主裡才能成為新造的人。

屬靈幫助神已為我設立了三個點:屬靈家人、屬靈同伴、屬靈前輩,然而,最重要的一環,還是要我自己將主權交托,抬頭仰望耶和華,與神建立關係,我的生命才會是立體的,金字塔的頂端是神,不是我。

我承認自己仍在過程中,也還有放不下的自我,但是神真是那又真又活的神,最後與你分享,上禮拜的一天晚上,我和神摔跤,哭訴著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是什麼樣的人,這樣我就不會被別人影響,我就有自信,我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肯定,神,請你告訴我是誰,當我在禱告中試著自己宣告:我是誰的時候,我竟然一句也說不出來,因為我打從心裡不相信也看不見,就在我等候神時,突然我失聲痛哭,在我心裡出現一個堅定的聲音,「孩子,你是屬神的」,這個聲音引導我也在心裡跟著念:「我是屬神的」,「你是我所疼愛的」,「我是你所疼愛的」...我相信,我對神的認識更深時,聖經的話我看得夠熟,我就能聽見更多神對我說的話。




--
由 Blogger 於 7/29/2017 02:58: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