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林瑜琳執事


感謝上帝!因他有說不盡的恩賜!同時在這裡我要先謝謝一個人,就是我的先生─繆芊苔。他前幾天笑笑的跟我說:「你不但是院長,而且是三個院長。」好吧,想想也是。感謝上帝,為我預備一個支持我、以我為榮的先生。夫妻的互動,是互相幫助,是夥伴關係,夫妻的眼光,是要看對方所有的,不是對方所無的!因為聖經說: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悅納,要照他所有的,不是照他所無的。我們要天天看見先生、看見太太的所有的,不是所無的!
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那裡有兩本冊子,一本是生命冊,一本是紀念冊。詩篇139篇說,我在世上尚未度過一天,上帝都已經寫在冊子上了。上帝超越時間,祂知道我們的未來,上帝掌權,我們的日子,是祂所定的、所雕塑的。祂不但預定我們會遇到何事,祂也預知我們會做怎樣的反應。上帝知道每一個人的心。

每個人都是上帝獨特的雕塑!

我出生在一個全國最窮的縣─雲林縣,據說也幾乎是數一數二的最窮的鄉─四湖鄉。我女兒在台大上班時,聽到有醫師說他是雲林縣人,就很開心的說:我媽媽也是雲林人耶。「雲林縣的哪裡?」「四湖」「我們才沒有那麼鄉下喔。」…好吧,我就是生長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本會王道仁牧師台神畢業在尋找服事工場時,曾經搜尋最需要牧者的地方,結果就是我成長的教會─四湖教會,這教會已經有幾十年沒有牧者了。那裡的基督徒很少,在我小四、我的弟弟上國小之前,全校只有我一個基督徒,等到他入學後,我們國小才有兩個基督徒。
因為父母太忙,所以,我不到三歲就上幼稚園,不到四歲就讀小學,小學讀了八年,一年級兩次、六年級兩次。第二次重讀六年級時,同學說:我們班有留級生!小學期間,我爸爸還去斗六縣政府教育局申請跳級一年(當時的教育學制,最多只能跳級一年),讀到三年級時,小學的入學通知才寄來。所以,基本上,我的同學的年紀、身材都比我大很多,我最怕上體育課,總是落後,最怕要比賽,因為很尷尬,不知道要加入哪一隊,同學也經常情義相挺,讓我加入,因為我通常參加哪一隊,那一隊就可能會輸─從小,我就操練同學鄰舍憐憫的心和憐憫的行動,上帝將我放在一個需要旁人憐憫的情境,我不得不接受自己是很軟弱的,不必掙扎、努力不來,因為事實就是如此。感謝上帝!我還是有一種球我可以打,就是躲避球,我很會躲球,經常打到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球場躲來躲去,很得意,可能人小不容易被打到。感謝上帝!無論遇到怎樣的景況,上帝總是會給我們開一條出路,可以享受其中。
我從小就是異類,也有很多失敗。
我從小在孤單、無助、不平、哭泣、恐懼、迷惘中長大。孤單─父母太忙、同學太大、信仰不同,無助─奶奶和媽媽常吵架、爸爸醉酒,不平─媽媽重男輕女,哭泣─媽媽生氣不理我(當時經常整天一個人躲在樓上哭,按現在的criteria,是得了兒童憂鬱症),恐懼─媽媽失蹤不見、媽媽不在、(記得有一次作夢驚醒─夢到我放學回家,整個家、房子都不見了)、一個人去台中讀書、來台北讀書,迷惘─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因為北一女沒有宿舍高中搬了7-8次家…。

高中時,驕傲自負,想家又不能回家,整天在外面閒晃,經常頭痛,懷疑自己長腦瘤,做了檢查,沒有生病。不想回宿舍,蹺課、跟夜間部同學換衣服出校門、對生命充滿困惑,升高三時差點留級。還好補考過了。聯考時放榜考上牙醫,哭了45天,懊悔自己都沒有好好讀書,虧負了上帝的呼召─我原來想要去醫療宣教。大一時,書都準備好要重考了,爸爸說:牙科沒有急診,很好,不要考了。所以就沒有去重考,這樣,大學都在隱約的懊悔中度過。也想,自己是遠離上帝的呼召了。

現在我知道,因為是牙醫,才有足夠時間,就讀神學,發展三一原型門訓協談,走上神學研究與實踐之路,將加爾文和約翰衛斯理做神學整合。上帝藉著父親要我讀丙組(現在的三類組)、阻止我重考,引導我走入現在的服事中。而因為小時候看到媽媽經常哀嘆女生不受重視,我在潛意識裡,告訴自己,人生要不停地努力。現在有時太忙,無法陪伴媽媽,媽媽會跟我說:妳不要那麼忙!我回答:這都還不是妳造成的。她只好承認地笑了。

凡事都有上帝的美意!凡事都是為了我們的好處,因為我們是屬耶穌基督的。

上帝限縮環境,鍛鍊出我們的潛力。只是當時不一定明白。

媽媽某些時刻的拋棄,讓我知道人的愛是有限的。爸爸的安靜疏離、對我的事不關己,讓我放棄對人的倚靠。記得小六時,有一次特別帶著盼望、鼓起勇氣、等著他有空檔時,問他有關「負數」的數學─我曾經看過他在算負數。而因為「負數」的概念,在小學的參考書沒有寫,我無法自己查─從小到大,沒有印象父母教過我們功課,包括1、2、3、4、ㄅ、ㄆ、ㄇ、ㄈ。他頭也不回:「我要去餵鴿子」,我看著爸爸的背影,忍不住哭了起來。孤單,讓我親近上帝,與主同行。無助,讓我不倚靠自己,經常求主幫助。恐懼,讓我緊緊抓住上帝─在我裡面的,比世界更大!求主賜給我需用的勇氣。異類,讓我學會不隨波逐流,只單單尋求上帝的旨意。衝突,讓我知道生命在墮落世界裡,無奈的後原型本相,增加了許多現實感。因為人都困在他自己的情境裡;我當不在乎人事物的表面與結果,只在乎是否討主喜悅。而由於父母沒有幫忙功課,我培養了從自修中自學的能力,對於日後的神學思考發展,有了基本的功力。感謝主!

而這一切,得夠化咒詛為祝福,都是,因為我小時候上主日學,得以認識創造天地、復活的主、慈愛全能的上帝。「教導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也不偏離」。主日學對一個人的一生,有絕對的幫助。

上帝為愛祂之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我們的心,也未曾想到的。所以,我們想得到的,一定不等於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或是說,一定還不夠上帝為我們預備得那樣美善那樣多。因為主的預備,是我們的心想像不出來的。親愛的兄姐,將自己交託祂,比交託自己,安穩多了。每個人都還在成長當中,耶穌基督是我們靈魂的錨,有祂,就是都「甚好」。成功甚好、失敗甚好、滿意甚好、失望甚好!每天將自己交託給主,祂要帶領我們每天的路。未來的世界變化很快很大,美國有公司已經開始在員工的手上植入晶片,世界看起來,一直往著聖經所預言的方向走。感謝上帝!世界將會如何,我們不知道,上帝知道。求主賜給我們能看的眼,能聽的耳,跟著祂,有高度適量的多巴胺、正腎上腺素、血清素,快樂地向前走!願主祝福大家~




--
由 Blogger 於 8/12/2017 02:42: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