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0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詹于慧姊妹


艾莉生病的時候,我們的小兒科醫師,讓我到台大糖尿病病友協會去買血糖機,走在臺大醫院舊院的長廊上,我遇見我的婦產科醫師,她是我的學姊,我懷孕時,她幫了我很多忙,我們擦身而過,我沒有去認她,因為我覺得恍若隔世。

2014年的八月,我在和平教會受洗了。

洗禮的那一天,我站在這個講台上說,我被上帝安排了個很難的工作-當一個醫生。
因為當了醫生,我看到了生命中太多的苦難和不確定性,所以我決定受洗。我深刻的知道,人是脆弱的,我們活著,需要神。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上帝將要給我一個更難的工作-當一個母親。

一開始總是充滿喜悅的,我滿心期待著新生命的來臨。當時教會正在進行新舊教牧團隊的傳承,我作夢都在想,我是大蔡牧師洗禮的,等艾莉生出來,讓她給小蔡牧師洗禮,這也是一種傳承,多好。我計畫當一個好媽媽,但也要當個女強人,工作和家庭,都不能落下。

懷孕中期後,情況不一樣了,神給了我一連串的磨難。首先,我因為椎間盤突出併發急性下背痛,寸步難行,嚴重失能,甚至到了需要住院打止痛針的地步,打了,就昏睡過去,藥效過了,就醒來。倚賴著教會姊妹的扶持和不斷的禱告,才撐了過去。好不容易過了這一關,艾莉催生時,又整整痛了一天才生了她,還差點難產。等艾莉終於生出來了,我覺得她好可愛,可是我好沒有經驗。我看著自己發脹的乳房,和怎麼都吃不飽哀哀哭著的艾莉,想著當初醫學院怎麼沒有教我們怎麼親餵和擠奶。我覺得越來越疲憊,每兩三個小時就得起床餵奶,我的睡眠不停中斷,當我開始哭著對孩子說,拜託妳睡覺好不好,媽媽也好想睡覺時,我發現產後憂鬱找上了我。

最嚴重的時候,我吃安眠藥。因為吃了安眠藥,我只好退了奶。但即使吃了安眠藥,兩三個小時後我就醒了,再也不能重新入睡。我再吃,又睡了一個多小時,醒時還是凌晨一點。我望著天花板流淚哭泣發呆,我想著不睡覺我要怎麼照顧小孩,怎麼恢復我值夜班的生活? 就更陷入憂鬱的漩渦。一個醫生竟然憂鬱了,是不是很可笑 ?我質疑神,我想我也兢兢業業,想當個好醫生,當了好幾年,怎麼樣都還算個忠實的僕人。為什麼我要承擔這樣的苦難 ?

這是我人生中最混亂的一段日子。好在,娘家的爸爸媽媽,伸出援手,接我回台中。我的公公婆婆,更是一肩扛起小孩的照顧。教牧團隊和小組的朋友都努力的幫我禱告,小蔡牧師跟元元牧師還到台中去看我,我還記得我們一起唱聖歌。這是好長一段路,但有著神,醫生的治療和大家的陪伴我終於走過來了。

我決定接受元元牧師的邀請,上台做見證。

決定做見證的前一個禮拜,艾莉開始不大對勁,我抱著她去了急診,小兒科醫師確診了她是第一型糖尿病。
當場我問了自己都覺得可笑的問題,我問醫生,有沒有可能不是 ?有沒有可能會好 ?心裡很清楚,當然不太可能不是,也當然不會好了。
我自己就是個醫生嘛!
我哭著打電話給元元牧師,我說我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艾莉才一歲半,她還這麼小。
元元牧師幫我禱告,跟我說,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那是四個多月前的事。艾莉住院,我得陪她,就沒有上台做見證了。四個多月過去,現在回想起來,在神,真的沒有難成的事。

我們算幸運的了。因為發現得早,艾莉沒有酮酸中毒昏迷,所以不用進加護病房,跟我分開。她只是不明瞭為什麼爸爸媽媽說要帶她出門玩玩,結果去了醫院。她不能接受抽血打針,人又不舒服,住院的第一天晚上,哭得厲害。但是她真的是蒙神祝福的小孩,第二天元元牧師和美月老師來看她,給她帶了本童話書,之前不大跟人打招呼的她,她竟然破天荒的第一次說"謝謝"。第三天血糖開始慢慢被控制下來之後,她開始會笑了。也開始拿著我給她買的玩具體溫計和針筒,假裝量自己體溫和打針。我也加入了糖尿病病友媽媽們的團體,跟大家學習怎麼跟小小孩溝通,讓艾莉更能接受每天注射胰島素,和飲食必須定時定量這些事。病友媽媽團體裡的朋友,教我跟艾莉說,她肚子裡的小天使生病了。需要打針,病才會慢慢好起來。出院後的某一天,艾莉不想打針,我跟她說小天使的事,她突然眼睛一亮,雙手合起來,說:「禱告」。

我覺得就某種程度來說,其實是艾莉帶領著我,更親近主。

以前唱詩歌,唱到要做神的器皿。總覺得很感動。但是當了媽媽之後,才真正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當媽媽是從生理到心理全方位的改變。就像要成為神的器皿,要先被錘鍊,被燃燒。因為小孩子跟我們想像的不同。很多時候,我們不能改變孩子,可是我們可以改變自己。
到最後,我們可能跟原來的樣子,都不大相同了。我們認不太出來原來的自己,可是神還認得。

艾莉跟我,現在慢慢習慣了每天注射胰島素、均衡的飲食、規律的作息。艾莉又可以被帶著出門開開心心跑跑跳跳,事實上我們這週才去了宜蘭小旅行。艾莉也上幼幼班主日學。其他的小朋友吃餅乾,她吃無糖果凍,可是不要緊,她跟其他小朋友認識的上帝,是同一個。

有時候,我還是會想。經過了這些苦難,上帝到底要告訴我些甚麼。我覺得隨著每一天過去,我就越明瞭。產後憂鬱剛痊癒的那段日子,我覺得是上帝要我不要太驕傲,以為靠自己就行,現在我覺得,是上帝要讓我看清楚祂在我生命中準備了這麼多的資源,這麼多的愛我們的人,願意在我們困難時,扶我們一把,為我們禱告。祂讓我在產後憂鬱時就請滿了兩年的育嬰假,跟教會有更好的連結,甚至讓我是一個醫生,都是為了早早更好的預備我,讓我成為更好的媽媽,在艾莉生病時,可以照顧她。

但最重要的是,我想我終於領會到,人生真的不是完美的。人生有很多限制,但因為神的恩典,我們還是可以過得很自由精彩。

以上是我的見證。願神的旨意成就。Amen。




--
由 Blogger 於 9/30/2017 04:30: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