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吳怡蕙姊妹



各位和平的兄姊大家好,我是怡蕙,是菡娜的媽媽。菡娜來當我的女兒到今天是一年七個月又兩天,而我成為上帝的女兒的日子是三個月又六天,我是今年八月十三日受洗的和平新人。昨天在葡萄樹小組時才跟兄姊們分享今天要做見證的緊張心情,擔心自己因為還是「新人」,所以很難感動別人,加上我的信仰歷程其實沒有發生很戲劇性的「事件」來證明上帝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我只是慢慢地默默地漸漸地受到引導,最後「選擇」了基督成為我的信仰。
為什麼我會說我「選擇」,為什麼會用這個動詞呢?其實是想表達我從一開始的排斥,到好奇,到充滿疑問,到最後的明白與願意交付自己給上帝的思考過程,是從理性的思辨開始,最後感性的臣服。
我的人生一直都過得平順安穩,我的父母也都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跟大部分的台灣人一樣,用佛道教的方式進行各種祈福或喪禮儀式:念往生咒,念阿彌陀佛,但也沒有認真的去研究或思考這些是什麼意思,或是宗教的起源。第一次接觸基督教是大學時候曾有過新認識的朋友找聚會,但卻是帶到教會進行說服,過程有點急促地一直希望我能加入,這個過程讓我曾對這件事產生反感,也因此從未對這個信仰進行過任何更深入的思考,只覺得有一群很積極的人想要把我變成他們,讓我想逃走。
隨著讀書的過程,學科學的我便更無法接受任何宗教的說詞,有許多聽起來很神奇的事情都不符合科學原則,於是我覺得,我應該是無神論者吧。
但這個「無神論」的想法自從我的女兒出生之後漸漸開始動搖。我發現以往覺得人定勝的想法其實是很愚昧自大的,因為有了女兒之後,我再也不是自己一個人做得好做得到一切就會沒事,我無法時時刻刻在女兒身邊,我無法預知她會遇到什麼危險,於是我希望有個偉大的力量可以幫我保守她,看顧她。就在這個強烈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其實很渺小的時候,正好我女兒的褓母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在我產後憂鬱的時候用聖經的話安慰我,鼓勵我,她對我女兒的照顧也超越一般褓母需要做的,她總是多走了一哩路,用更多愛來對待我跟女兒甚至我們全家。也因為這樣,我對基督教開始產生更多好奇,我想了很多問題考她,而褓母也一一回答我,甚至告訴我許多科學家如牛頓也是虔誠的基督徒,莫札特、蕭邦跟李斯特也都是用音樂在傳達上帝的語言。這些對話交流讓我從新再思考基督這個信仰,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信念,而不是什麼既有的條款或儀式,也許不同教會有不同的方式適合不同需要的人,可能之前我碰到的只是不適合我,但適合別人,而且褓母要我「看神不看人」,這也是基督中非常重要的觀念與精神,只要你信,就不需要擔心其他太多了。
正當我對基督教從反感變成好奇並且產生興趣的這個階段,我想起我的的高中好友韻玲執事是在這裡聚會的,和平長老教會離我家不遠,如果能透過韻玲更了解這個信仰,那麼未來參與活動的機會也大很多。於是從去年底開始參加瑞榮長老帶領的葡萄樹小組,在聚會中覺得很舒服,除了彼此關懷的溫暖也富有知識性。從今年初開始,我也開始帶女兒上幼幼班的主日學,參加親子小組聚會等等,慢慢地跟教會的兄姊成為生活中的夥伴,每一次的聚會都讓人覺得靈性上重新充電。對我來說,信仰耶穌基督是一種生活方式,它沒有很偉大,但就像日常喝水那樣,平淡卻重要且細水長流。
也許就像昨天葡萄樹小組上兄姊們鼓勵我的,他們要我不要看輕自己的見證,一個不是在基督家庭長大的人要從「不相信到相信」的這件事本身就有很大的力量,而大部分人的信仰之路也不是都有什麼戲劇化的事件,這就很像葡萄酒也不是一秒鐘從葡萄變成酒,這是一個「轉化」的過程,這樣微小平淡但堅定的力量有時候是比想像中巨大的。
很感謝維倫、元元牧師以及許多長老兄姊們在每一次的主日或聚會讓我體會到其實信基督很重要的是要把人放小,把自己放小,人不是主宰一切的王,唯有把主權交給慈愛且公義的上帝才能獲得內心真正的平安。
最後和大家分享上次親子小組中我們讀「如何為妳的丈夫禱告」一書中寫到的,我們要為丈夫禱告之前其實是要先學會為自己禱告,最有力量的五個字不是「主啊,改變他。」而是「主啊,改變我。」這跟我很喜歡的經文:路加福音第六章第四十二節中說:「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學習謙卑,學習全然信任,學習成就別人,這是這三個月又六天以來上帝給我的禮物,跟大家分享。




--
由 Blogger 於 12/09/2017 03:17: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