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李以諾弟兄


弟兄姊妹們平安!我是李以諾,畢業於輔仁大學生命科學系 (就是生物系),剛剛錄取了台大生態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那我想要分享的是我在當兵時推甄上研究所的歷程:
先說個前情提要:
在我高中時,就知道自己相當喜歡有關於生態的議題,於是那時候的我便以森林系作為目標。當我學測拿了64級分,各科老師都認為我已是夢想在握,一定可以錄取目標:中興森林系,而當時的我也是這麼認為。不料,上帝送我第一個受洗後的大禮就是──學測的志願全部槓龜!後來的指考竟然又以十幾分的差距名落孫山!當時上帝告訴我:「你就『乖乖的』(沒錯,祂真的這麼說) 在輔大讀四年就對了!」但,一向被認為「很難控制」的我怎麼會乖呢?於是大二的時候又跑去報考台大森林系的轉學考,想當然是沒上。不過,這一連串的事件卻讓我對考試有些陰影,覺得上帝是不是總是要我在曠野繞半天才能進迦南地?是不是要我經歷一些磨難之後才能得到祂要我得到的東西?這埋下了我在考研究所的時候,面臨迷惘的遠因。
回到正題:
雖說我在大學的時候一向志向堅定,畢業後就是要讀研究所,當然上帝也告訴我,我畢業之後的出路就是研究所。但是等到大四,真正面臨考研究所的挑戰時,我卻迷惘了。一方面,可能是大學唸得有些疲憊,實在不想再接觸和生物相關的東西,覺得考試還要準備這些東西,實在是準備不下去;另一方面,就是我對於考試的恐懼。綜合這些原因,即便上帝不停地告訴我「研究所」不知道多少次,我大四那年仍然沒有準備研究所考試,甚至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該轉換跑道,攻讀其他領域的研究所?但想來想去,卻找不到另外一個自己有興趣的領域,結果進展是0。)
做為男生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會被強迫參加「國軍online」這款由國防部發行的線上遊戲。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當下,乾脆就先去把遊戲玩一玩好了。不過我想,我大概把上帝惹毛了吧?於是祂就請我父母把我罵了一頓:「怎麼弄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說好的研究所呢?」那個時候我只剩兩個禮拜就要入伍,於是我只好想辦法在兩個禮拜內,把包括研究計畫在內的,推甄要用的備審資料全部搞定!然後衝衝忙忙就報了兩間台大研究所:一間是被上帝打槍三次,還是心有不甘的森林系研究所;另一間則是大學有去實習的生態與演化所。但是問題來了,這兩個所的面試時間都是在我下部隊的時候,但是決定自己的部隊單位在哪裡,卻是用抽籤的,有台北、桃園、新竹、宜蘭、台中,還有金馬頭獎和特別獎:東引!「哇塞!」我心想:「要是抽到大獎,推甄就真的毀了!怎麼辦?」我只好向上帝祈求:「如果這是祢的旨意,祢就讓我抽到台北的籤吧!」感謝愛我的神,祂就真的讓我抽中了台北的單位,不但離家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離捷運站更是只要走十分鐘就到,看起來真的是個很棒的「推甄用應許」啊!不過呢,要是劇情只有這樣,我今天大概就不會做這個見證了……
當我把要請假去面試研究所的訊息告訴部隊長官,卻被長官一口拒絕,表示除了國家考試依規定是公假以外,其他的考試一律都不會准假!幸好,森林系的面試在禮拜六,我可以利用休假去考試,但禮拜五面試的、生態與演化所的推甄大概就要報銷了!正當我一廂情願、覺得就要一圓森林之夢的時候,第二天我卻被叫到後方去集合,說我們被抽中要去高雄鳳山的步兵學校受訓。當下聽了只覺得傻眼!我本來心裡還在暗自慶幸:「還好150個人只抽10個,我應該是不會這麼倒楣才對!」誰知道還真的說中就中啊!但當下,聖靈卻提醒我:「別急,換了單位說不定就可以准假了!而且在高雄放假的時候可以住台南的親戚家,順便可以去拜訪在南部的親戚啊!你不是一直很想去看看他們嗎?」好吧!就這麼辦吧!
在南部的第二個周末,剛好父母親也南下來探訪親戚,順便看看我。沒想到一見到父親,他卻告訴我,要我準備拚研究所考試,因為就他之前當過兵的經驗,他認為這樣應該是沒有辦法成功請假出來面試。這當時在我心裡投下震撼彈:「上帝啊!你都讓我抽中台北了,難道祢的應許又是要我繞路,要我用考試才能上研究所嗎?那祢為什麼要我準備推甄?難道就不能讓我輕鬆一點嗎?」即便父親一直提醒我,  神說:「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而且這樣整人也絕對不是上帝的性格,當下的我還是無法接受,甚至就直接不打算帶准考證去請假!後來想想,還是去嘗試看看吧!
我在禮拜一的時候提出請假,而那個禮拜五一早就要口試了!但等到禮拜四中午,我實在是受不了,因為禮拜五早上才搭高鐵趕回台北就來不及了,必須要禮拜四晚上回台北才能趕上面試,但都已經禮拜四中午了,竟然還是沒半點消息!沒辦法,只得硬著頭皮去問長官。感謝上帝,祂給了我最好的安排:我本來請的是事假,口試完是要用禮拜六補班的,但長官利用「台大是國立學校」的理由,把台大的研究所面試當成國家考試,因而准為公假,也就是說,不用補班!因此我從禮拜四晚上直接放到禮拜天晚上收假。後來上帝也成就了祂的應許,我正取了台大生態與演化所。
那森林系研究所呢?結果上帝還是沒有要我去就讀森林系研究所,連備取都沒有。但因緣際會下我才知道森林系在學習的事情,好像跟大家所認知的生態有些差別:森林系主要學習的東西似乎都是繞著「木材」打轉的!從如何生產木材,也就是如何種樹、如何引誘人來看樹,所謂的「森林觀光」、到如何利用木材,於是就有了木材材料科學、家具製造、還有研發黏合木材的黏膠等等……。真正關於生態的部分反而不是森林系研究的主軸。也難怪我不會錄取森林系研究所啦!感謝上帝,就算是我這麼固執己見,祂仍然愛我,並幫我想好前面的道路,還一次次地想辦法讓我轉向,避免我偏行己路。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樹木也都拍掌,松樹長出,代替荊棘;番石榴長出,代替蒺藜。這要為耶和華留名,做為永遠的證據,不能剪除。」但願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  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我的見證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
由 Blogger 於 1/27/2018 02:29: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