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見證-邵佳瑩姊妹


見證-邵佳瑩姊妹

我要來分享我在神研班的工作坊聽到關於獨立音樂的領受和心得。
我接觸獨立音樂是從大學才開始,因為從小是音樂班又在教會司琴,所以主要聽的不是古典樂就是詩歌,那在大一的時候因為幫班上一個在吉他社的同學伴奏大提琴,所以慢慢接觸流行區塊中比較不一樣的音樂,然後在一次擔任一個兩人組別大提琴伴奏的比賽後,我就開始去聽這種音樂,因為覺得他每一首都有自己的特色、風格,然後旋律也很特別,反正聽著聽著就有了興趣開始去接觸,那真正自己參與是在大二的時候,因為學姊要出國留學,所以就問我說:誒~你是不是之前有幫忙拉過這類型的音樂,那我有一個團你想不想試試看?所以、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我就去面試,然後就通過了!從那時候開始我的生活就多了一個音樂種類叫「獨立音樂」。
我開始會跟他們一起固定每星期練團,然後去表演或比賽,也在不知不覺中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一些器材設備的知識,那更多的是我認識了獨立音樂的文化,我看到他們不管風格是憤怒的、憂鬱的、開心的…,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是做出自己生活中最寫實的情感,這情感包括對社會的諷刺、對人生的絕望、對性的渴望等,那這樣的音樂往往都是不加修飾被赤裸的唱出來,所以有時候就會覺得這種音樂雖然很棒,但是回歸到正常思維又好像太暴露了!變得有點粗俗。那待久了之後,我漸漸產生一些負面想法,就會覺得自己參加這種樂團和班上同學相比起來很沒有氣質,如果以一個正常音樂系的學生可能會去參加亞青、樂興之時這類可以充實自己音樂領域內涵的古典樂團,就是追求音樂性、運弓或是樂句分析,但是我卻加入了一個只追求聲響效果、情感氛圍的樂團,我會覺得和班上同學的差距越來越遠,因為我很另類,然後剛好我也開始在思考我未來的方向,想說這種樂團好像沒辦法實際幫助到人,沒辦法透過生命影響生命的傳福音,然後我又超害怕上台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好表演者,反正就是種種的埋怨一直出現,我也不太敢跟團員說,除了不知道怎麼表達,也因為那時正好是樂團走上坡的時候,所以我終於要開始講到神研班了!
就在寒假的時候我報名參加神研班,他很棒的一點是每天晚上會有不同議題的工作坊,你可以自由選擇,我在第一天就被一個標題吸引,他的標題是「從創世記到草東沒有派對」,主講者是致均傳道,他透過草東沒有派對介紹獨立樂團對於這世代的影響,從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得主的頭銜切入,帶我們看到獨立樂團反應了90後台灣人民對現實社會的挫敗感,並提到很多獨立樂團就是專門寫底層社會的黑暗面,讓聽眾可以去感受小人物的心情寫照,透過歌聲和他們站在一起,像濁水溪公社就是一個代表性樂團,而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在聽完這些音樂後是不是也能和這些人站在一起,而不是打著聖潔的名號要求他們悔改,卻不願意陪伴他們。聽完傳道的分享,我赫然發現原來我參與的樂團就是這麼樣的棒!我也是在為神發光、我不是異類,我用不一樣的方式在榮耀神,而且也是用音樂服事神!就跟我在教會彈敬拜團服事是一樣的。
這之後我開始改變對樂團的看法,在瀏覽我們粉專的訊息時,看到了幾個令人感動的訊息,他的內容大致是這樣「憂鬱症已經讓我好幾次在死掉與放棄的邊緣 從好久好久以前就開始這樣的循環 循環到已經沒有家人繼續相信或在意這樣的病況 他們只覺得是我的胡鬧……非常的 謝謝你們 雖然我還是不愛自己與這個世界 但我想 我愛你們 會愛你們的每一首音樂 真的謝謝你們」又或是「我是最近才知道你們的音樂,很喜歡也很有感觸,我是12年國教第一屆的學生,因為沒有考上父母想要的學校,他們逼我再考轉學考,卻不知道我已經得了憂鬱症,每個禮拜必須看身心科並找諮商,我不敢告訴他們,只能默默承受。想請你們在專輯上寫些鼓勵我的話可以嗎?」,看到主唱回覆給他們溫暖的話語,雖然隻字不提信仰,但這樣的陪伴不就是生命影響生命嗎?
「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2:9」,我從來都不知道神會使用這個讓我覺得很世俗的樂團來傳遞愛,也讓我經歷到很多舊價值觀的轉變!祂的邏輯真的不是我可以體會的,但感謝神,就算我一直覺得我的琴藝不夠精進,祂仍然使用我、使用我所在的樂團去傳揚愛!將一切榮耀歸給祂,謝謝~




--
由 Blogger 於 3/31/2018 04:43:00 下午 張貼在 和平教會 我們的故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