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崇拜(網路同步直播)

第一堂 08:30(華語),第二堂 10:00(台語), 第三堂 11:30(敬拜讚美)

與主密契 -- 禱告會

教會禱告會(周四 19:30)

開拓事工 -- 南園教會

主日禮拜:週日上午10:30 。 週間聚會:週五19:30 。地點:台北市興東街29號

2003年10月12日

行善的反論 -- 董倫賢 牧師

寫作於2003.10.12
作  者: 董倫賢 牧師

今早要與各位兄姊思考的題目是「行善的反論」,這是哲學的名詞,英文稱之為“Paradox”,台灣將之翻譯為「吊詭」,「吊詭」用台語讀很難讀,因此稱為「反論」;而大陸則翻譯為「悖論」,意思是指一種道理好像是對的,但又像是不對的。行善,大家覺得是好的,但是接受的人卻覺得你好像有企圖,結果就變成壞的。行善的人向貧窮人或環境較差的人做好事,窮人卻說:「若不是我這麼窮,你就會沒工作。」所以,行善,在這個社會、在我們活的這個世界,對我們造成許多困擾。也因此,我們要透過上帝的教導來思考這個問題。

我要問一個問題:「為何這個世界行善的人那麼多,但是苦難卻仍源源不絕?」在台灣行善的人真的很多,假使每一個佛教徒都做善事,那麼台灣有六百萬人在行善;假使每一種宗教都是勸人為善,在台灣那麼多廟寺,大家在燒香拜拜,我想那台灣應該是一個每個人對人都很好,大家都可以安居,可以很平安,人人受尊重,是一個人人都喜歡在此的平安國。但事實不然。

最近看到有人拿著神明牌位,走遍全台灣,去拜各方神明,一天到晚在想著如何謀殺自己的親人,來騙取保險金,拿著那些錢去吃喝嫖賭;另一位金融界的名人,他被交保出來,有人說他很喜歡讀佛經,但是他也很喜歡花天酒地。很奇怪,台灣行善的人很多,但是台灣的災難也特別多。SARS剛開始的時候,台灣是「三零」,醫學界很得意,但是沒多久疫情失控,很多人因此死亡;我發現失控的一個主因是,台灣人的壞品行,台灣文化最黑暗的部份,造成台灣人的苦難。許多人不應該死的,卻因一些台灣人造成他人的苦難。

台灣災難多,當災難發生時,會發現很多人就趕緊穿起制服,出去救人。結果,穿制服去救人的越來越多,不但救本國人,也救外國人。台灣真的有許多願意行善的人,然而台灣社會是否有變得比較好?讓人安居?但如果你看新聞,常會一個頭兩個大,你會覺得很難過,這個社會真可怕。因為新聞報導不是兇殺,就是搶劫;不是綁票,就是殺人;不是騙人,就是性侵害;或是情殺,或是自殘。為何有這麼多行善的人在台灣,台灣仍舊這麼可怕?我怎麼想都想不透。

雖說台灣已自由化、民主化,但在台灣的國會裡,那些台灣人的領袖,我們所選出來的領袖,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睜眼說瞎話,傳播不實的謠言,一群人在那裡打架鬧事,對其政敵、對政府官員,用許多侮辱的話來罵他們,只知說別人的不是,卻沒勇氣承認自己的不對。我們看到這些人在國會中使壞,他們卻彷彿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一般,去廟裡燒香拜拜,讓人覺得他很虔誠,是一個好人。要不了多久,一旦黑道大哥有事情,就趕快奔赴他家,拜碼頭,博感情。

台灣脫口秀性質的電視節目中,常喜歡邀請一些政客,利用大眾媒體玩弄台灣人的感情,搬弄是非,巔倒是非,用成見代替真理,用政黨與派系的利益、意識形態,成為是非善惡的標準。因此,台灣漸漸成為一個不論是非的社會。我覺得好像是毛澤東所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就擁護;凡是敵人所擁護的,我絕對反對。」我們台灣的社會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不論是非。只看你是否和我站在同一邊,你的立場是否和我相同,你的利益是否和我一樣,如此通通是對的,凡是不對的,也都是對的。

台灣的文化也像台大心理系教授楊國樞所說的;「台灣人是死要面子,不要臉。」為了顧全面子,可以做許多不要臉的事情。我曾經遇到一件事,就是有一個做錯事,有人出面調解。調解人為顧全當事人的面子,扭曲是非事實,讓非法成為合法,原告變成被告,正義成為不義,良善成為偽善,這就是我們的社會。為了當事人的面子可以硬轉,是非轉得歪曲,我才了解為何耶穌基督那麼氣法利賽人的假冒偽善。

我們如果要堅持真理和正義,在台灣的社會很危險;如果你做一個堅持行公義、真理的人,你要小心,有人會以武力、拳頭、武士刀及黑道來恐嚇你。我發現,正直的人在我們台灣的社會中漸漸要成為瀕臨絕種的生物,英文稱之為「In danger species」,真的是很悲哀。

1865年,馬雅各醫師來台灣,以醫療傳道向台灣人民傳福音。但是經過138年,台灣的基督徒人數依舊很少,信主的比例也逐年減少,不到總人口的百分之三。為什麼?因為許多基督徒以福音為恥,不敢跟人說他是基督徒,甚至傳道人也不敢跟人說自己是牧師、傳道人。最近我發現一位名人,他不以宋七力為恥,他覺得宋七力是他的救主。

我覺得我們基督徒的信仰無法使許多台灣人得著利益,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們基督徒沒有好見證,成為阻擋人來認識主的絆腳石。但是感謝主,我們仍然發現有人願意來教會,聽道理,追求真理,是因為看到他的親戚朋友的好見證而受感動,而願意來追求真理。

主在馬太福音五章13~16節說:「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所以我們的主很注意,你若說我是耶穌基督的學生,我是基督徒,那在眾人面前你是否有好行為,因此吸引人來跟隨主?

聖經在其他地方也教導我們,一個基督徒應該要行善,加拉太書六章九節說:「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彼得前書二章15節說:「因為上帝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塗無知人的口。」行善是遵行上帝的旨意。

過去,我曾經聽到一些基督徒在看到慈濟人在行善,就說:「他們是為了做功德。」我覺得他們說錯了。因為若我們沒有行善,就沒有資格批評慈濟人行善。我們若要遵守上帝的旨意,我們就要行善。約翰三書11 節說:「親愛的弟兄阿!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屬乎上帝,行惡的未曾見過上帝。」如果你真認識上帝,是認識上帝的人,你一定會行善。

行善雖然不能使人稱義,但是我們因為信靠耶穌基督的救恩,被上帝稱為義,所結出的果子就是甘心樂意的行善。行善是因信稱義的果子。所以,求主幫助我們反省自己:我信主多年,在教會聽道許久,我是否有結這個果子──行善的果子?雖然基督徒不多,但若每一個基督徒像一粒麥子般行善,那種影響絕對是大的。我回到台灣,發現台灣基督徒不多,但是若認真做基督徒,願意在事業上行善,上帝都會給他很好的機會,做很好的見證。

因此,行善絕不是做功德,除佛教徒以外,猶太教徒也有相同的想法。身為一個基督徒如何看待行善?在猶太人中,特別是法利賽人,他們覺得遵守律法是一種功德,遵行律法就是行善,可以討上帝的喜悅。但是耶穌基督對這些猶太人所行的卻非常生氣,認為他們是假冒為善。猶太人只讀舊約,沒有讀新約。所以他們也讀過彌迦書,他們也會背聖經,和我們一般人相同,但是讀聖經一知半解,讀聖經不求甚解。

彌迦書對我們長老會信徒而言是很熟悉的,因為過去我們一直以這段經節處理社會公義的問題,大家讀到此都很受感動。去年,我參加國家早餐會,發現阿扁總統也會背此段經文。這段短短的經文,實在是舊約中很簡單、扼要將聖經的道理表明出來,盼望我們每一個人回去後能將此段經節背起來。

這段經文指出行善有三個要素:第一個要素是「行公義」,第二個要素是「好憐憫」,第三個要素是「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在英文聖經NIV版中可以更清楚:「He has showed you, O man,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表示行善是三個都要,不能只有一樣。若是三缺一,可能就是不善,可能就是有惡。

何謂「行公義」?英文說:「do the right thing with right motive」,用對的動機做對的事情。若以人文主義,或以人的角度來看,公義與愛心實在是同一件事,是一體兩面,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因此,保羅說,愛是不加害於人。你若加害於人就是不公義。

最近有許多人到中國大陸做生意,有的因為子女教育的問題,太太無法一起過去,但我們也知道台灣男人很好色,因此許多人都中了美人計,許多人都有二奶。有句口溜說:「十個台商,九個包,還有一個在動搖。」不一定正確,但很傳神。因為在大陸有二奶,在台灣的黃臉婆很可憐,所以買很多貴重的禮物回來,再對太太說:「我很想你,我很疼你。」但有人會相信嗎?沒有人會相信。你若愛人,就行公義;你若沒行公義,不要跟我說你愛人。所以,愛與公義是一體的兩面。你如果愛他,就要求自己行公義;你若愛你的妻子、愛你的丈夫,就要求自己行公義,不可以對不起她/他,這才是愛。以人的角度來看,行善是要合乎真理與恩典,合乎公義與愛心的標準,你若偏向某一邊,或是打折扣,如此就是不善,可能就是惡。
我將彌迦書這段經文畫了一個簡單的圖;

將這三要素存在我們心中,幫助我們,成為我們活在這個世界的標準,來修正、糾正我們;在我們犯錯時,讓這個標準──上帝、憐憫、公義,來改正我們的錯誤。

美國南北戰爭時,交戰的南軍和北軍都是基督徒,讀同一本聖經,向同一位上帝禱告,求上帝幫助他們,讓上帝很為難。林肯總統身邊有一位牧師,為鼓勵林肯,跟林肯說:「總統先生,我祈禱時,覺得上帝是站在我們這一邊。」但是林肯的腦筋比他的牧師更清楚,他說:「我現在最煩惱的是,我是否站在上帝那一邊?」他擔心的是,自己是否站在上帝那一邊?

當人意識到自己的罪性、軟弱時,我們就會謙卑地與上帝同行。你若覺得自己很行,自己都是對的,別人都是不對的,即使我不對還是對的,你對還是不對的。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上帝,沒有上帝的話,我們的是非就會顛倒,因為上帝就是良善,上帝就是善。耶利米說:「當稱謝讚美耶和華,因為耶和華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常存。」

認識上帝是智慧的源頭,因為上帝是愛心,上帝是公義,上帝也是真理的源頭。你若認識上帝,你就知道什麼是愛心;你若認識上帝,你就知道什麼是公義;你若認識上帝,你就知道什麼是真理。認識上帝,可以讓我們知道自己的盧山真面目。你若有良心,來到上帝面前時,你可以看到自己裡面猙獰的面孔。認識上帝,可以讓我們看到自己有一種傾向,就是自私、自義、假冒為善、腐敗和許多的成見。為什麼中國人會說一個人要「蓋棺論定」?人未死以前,都有可能會跌倒,因為人是腐敗的。因此我們時常看到有人晚節不保,因為我們是有罪性的人,我們需要謙卑地來到上帝面前,求上帝保守我們,到死的時候沒有跌倒,死的時候仍能站立得穩。

好憐憫就是能夠赦免別人,好憐憫就是有愛心。有愛心就是以實際的行動,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有愛心,不是嘴巴說說而已,而是拿錢出來。上帝的愛在希臘語中是「Agape」,有人將它翻譯成「愛加倍」,我覺得這實在是翻譯得很好。上帝的愛是愛加倍,愛心加一倍,就是若有人強迫你陪他走一里路,你陪他走兩里路。你若有愛加倍的愛心,你就不會和人計較。我發現我們台灣人很有錢,但是很會嫉妒,很會計較。真是很可惜!你若有愛心,沒什麼好計較的。愛心加一倍,叫做「愛加倍」。上帝的愛,就是好憐憫的心,就是愛心加一倍。

愛心,不是只疼愛別人而已。有人愛別人,但最後太太卻沒有了,因為疼愛別人的太太。因此,愛心要從家裡開始。愛,是從今天開始,是從現在開始,不是等明天,不是等到快死或是得癌症的時候,才跟主說:「主啊!趕緊救我!你若醫治我,我就開始愛人。」來不及了!愛心是從現在開始。

愛人,就是愛上帝。在聖經中,耶穌也說:「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人若愛上帝,也被祂認識。你若愛這弟兄中最小的一個,就是愛上帝。上帝在哪裡?茫茫渺渺,但是上帝有安排很多人在我們身邊,你若好好愛他們,就是愛上帝。耶穌基督說,上帝知道誰愛祂。所以,我們愛人、愛上帝,不必讓人知道,上帝知道就好。在哥林多前書中,保羅說:「人若愛上帝,這個是被祂所認識的。」上帝在暗中看你是否愛我,你是否愛人?如果你真的認真愛人、愛上帝,你就會經驗到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二章9節說:「上帝為愛他的人所豫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這句話是對的。感謝主!求主幫助我們,好好愛人,不必穿制服,不必讓人知道,上帝知道你在愛人。

愛上帝,就是盡忠在上帝所交託給你的工作。耶穌說:「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盡心、盡性、盡力、盡意就是「Do your best」。你愛人,把你的工作做好,就是愛人:盡你最好的智慧、最好的時間、最好的才幹、將你的事情做好,就是愛上帝。Do your best! 如此來上帝。所以,路德馬丁說:「每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工作,就是上帝對每一個人的呼召。」呼召,vocation。但是很可惜,許多人將上帝給他的工作,當作vacation,不是vocation。因此在工作中摸魚、遊戲,當作vacation。

加爾文說:「上帝照每一個人的能力給人屬世上的工作,每一個人要盡忠在他的工作中,表現上帝所賜給他的創造力,做好工作,榮耀上帝的名。」受到加爾文影響的國家到現在依然很好,真的是如此。而受到加爾文影響的國家,也是許多華人喜歡移民的國家,比較起來才是平安國。

William Perkins說:「我們生活的目的是,藉著服事人來服事上帝。」所以,敬業就是行善。我們的主在暗中看著我們,是否愛人?祂在看什麼人是良善的,是忠心又有建設的管家。好的管家就是行善。行善會產生吸引人的氣質。台新銀行有一個廣告許多姐妹很喜歡,就是「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認真工作的女人最美麗。所以,最近很多女孩子都很認真工作。我再加一句:「認真的男人最帥氣。」認真工作的女人最美麗,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氣。我們將工作做好,就是愛人。我們將事情做好,敬業,就是愛上帝、愛人。

我們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祂就賜我們智慧,我們可以用安靜的心來面對苦難,用勇氣來改變現狀,克服困難。最近衛生署署長陳建仁弟兄,他雖然是一位天主教徒,但是他也是一位很好的弟兄。我記得他曾引一位美國神學家尼布爾的名言說:「神阿!求你賜我寧靜去接受我不能改變的,賜我勇氣去改變我能夠改變的,更賜我智慧去分辨甚麼是能夠改變的,甚麼是不能改變的。」尼布爾將基督教的信仰精髓都講出來,幫助我們如何處理人生遇到的困難,使我們在世上有智慧,調和我們的信仰和生活,是一個很美的題目。求主幫助我們平衡我們內心的這個三角,要有上帝、有憐憫、有公義,如此我們才能達到真正的善,就是完善,彌迦跟我們說,行善要符合這三個要素,要行公義、好憐憫,要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我們要記得,“and…and”,是三個都要。如果我們只有好憐憫,而沒有公義,我們就會流於假冒為善,或是行在不義之中;如果我們只有行公義,卻沒有憐憫人的心,我們就會變成殘忍不仁的人;如果我們有行公義與好憐憫,卻沒有和上帝同行,那我們會自我膨脹,忘記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忘記我們是會腐敗、會摔入陷阱,是我們失敗的開始,沒多久我們就會變成偽君子。

一個人原本大家覺得他很好,我們給他權力,讓他興旺,沒多久發現我們被他出賣,他成為我們社會的亂源、禍根。表面行善,實際是作壞事。最明顯的例子是前一個世紀發生的,也就是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剛開始時,用公義、憐憫,感動很多人,也有許多理想主義者受其欺騙。當這些人讓有野心的人上台後,因為他們沒有上帝,他們無法無天,使東方、西方世界許多人都遭遇很大的苦難與死失。我有機會去中國大陸及共產國家,搭乘火車經過時,看到他們的建築物是滿目瘡痍,好像經過內戰一般。所以,我們需要認識上帝,謙卑地來到上帝的面前,讓上帝來鑑察我們。

基督教是先勸人悔改,才勸人為善。你若沒有悔改,行善都是假的,我們是有罪的人,若沒有悔改,行善可能是假冒為善,因為我們沒有公義的標準,沒有是非的標準。原本以為這人是行善,後來才發現他有隱而未現的動機,讓人嚇一跳,原來他還另有企圖。

如果上帝不在乎公義,我們的主耶穌就不需要為了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唯有信靠上帝的義,信靠耶穌基督為著我們的不義死在十字架上,我們才能被上帝稱為義,如此祂才賜給我們力量,去行何為善,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求主幫助我們用這篇道理、上帝的話來自我反省,我們是否有保羅的信心,敢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