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3日

路加雜誌《第228期 》



<>


路加雜誌《第228期》已上網!

路加雜誌2008年2月號╱第228期《目錄》

【醫療傳道】
  • 從醫者到牧者╱廖旭方醫師、蘇榮美師母口述(紐西蘭但尼丁華人教會傳道)

      編者按:廖旭方醫師年輕時蒙召傳道,先以醫療傳道行醫十七年,九年前,上帝引領他全家到紐西蘭但尼丁帶領一華人教會,印證了「當人回應上帝的呼召,必蒙上帝重用」的話。

      旭方是在香港新法書院就讀高二時信主的,高三時參加禮賢會所舉辦的營會,由鄭果牧師傳講信息,首次經歷聖靈的澆灌,並蒙上帝呼召獻身作全時間的傳道人,當時約有一百多位年輕人參加,幾乎一半的人現在都忠心地全職服事神。

      旭方在蒙召後先工作一段時間,再考上理工學院。兩年後,香港的中國神學研究院預備成立,並先開辦有學分制的夜間神學課程,旭方成為第一批的試讀生。 一年後中神正式成立,旭方原本思考是否要申請成為正式的神學生時,心裡卻有一個感動:「如果以醫療傳道的話會更方便服事神。」於是決定報考台灣的醫學院…


    【送愛心到醫療偏遠】
  • 醫療分享記-菲律賓姊妹醫院手術教學紀錄╱梅匯潮(嘉義基督教醫院麻醉科醫師)


      由嘉義基督教醫院一般外科廖志思醫師領隊,攜同泌尿外科周詠欽醫師及麻醉科梅匯潮醫師共三人所組成的隊伍,于95年11月20∼24日到該院之姊妹醫院(菲律賓Sorsogon省立醫院)執行外科手術醫療教學之任務。  
      在兩天的開刀日中,一共進行了六台手術,包括一台嬰兒的疝氣修補術、一台小兒的疝氣修補術、三台成人的疝氣修補術、及一台皮下腫瘤切除術。  

      第一天第一台刀是為一個二月大之嬰兒做疝氣修補手術,替體重只有3.4公斤之嬰兒麻醉,危險性本來就比較高,醫院之麻醉監控設備又非常原始,只有貼在胸前之聽診器(Chest Piece),沒有心電圖(EKG)及自動量血壓計(NIBP)。原有之一台簡易式末端血氧監測儀(Pulse Oximeter)也故障不能用了。使用的麻醉機也是老舊的Siemens機種,只能用Halothane作全身麻醉(Halothane是公認對心臟抑制作用毒性較強的吸入性麻醉劑),在這種情形下手術麻醉風險及挑戰性之高是不言而喻的。幸好這次我們帶了一台末端血氧監測儀送給姊妹醫院,正好派上用場。手術過程中雖曾遇到病人因血壓太低而使末端血氧監測儀之監測失效,致使一段時間無法讀病人之心跳及血氧濃度值,但在外科醫師與麻醉醫師通力合作下,手術得以順利完成,且病人之恢復情況良好...


    【大醫院小故事】
  • 那有這樣的醫生?---李清珠╱台灣神學院「基督教關顧與協談」老師

      「當與醫生交朋友,他是人們所需要的,他也是上帝所派立的。醫生從上帝那裡得了智慧,也從君王那裡得了禮物」(次經全書:便西拉智訓第三十八章)。的確,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必經過程,沒有人一生中不需要醫生,好的醫生是上帝賜給人的寶貴禮物,理當得著人的尊重。

    好醫生是上帝給人的祝福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筆者是位「健康寶寶」,很少生病(即使周遭的人飽受流行性感冒之苦,我常能倖免於難)、很少看醫生、很少吃藥;但在生命中遇到不少優秀的醫生,特別是基督徒醫生,其中有得全國醫療獎的,也有一些在教會界具有影響力的帶職事奉者,他╱她們愛主、愛人、醫治人身體的病痛,也關顧人心靈的得救-在醫療中傳道,也在傳道中醫療…

  • 阿婆的心事--作者: 吳讚美(屏基安寧病房護理長)採訪者:蕭育芬

      「久病床前無孝子」,道出了阿婆的情況不是單一的事件。

      70幾歲的阿婆是肝癌末期的病人,出院後,她的兒子請了一個50多歲的看護阿姨來照顧她。有一次,我和安寧居家護理師到這位阿婆的家中進行家訪;在對話的過程中,總是不時地出現阿婆和看護針鋒相對的場面:

      阿婆對看護所陳述的每一件事都怒沖沖地說:「她說謊!」

      當我們詢問阿婆身體狀況如何時,看護阿姨會等不及我們說完話就搶著回答,並且強調說:「阿婆老了,頭腦不清楚了,所講的話不可靠啦!」…

    【醫療見習營】
  • 做在最小的身上--台東基督教醫院見習心得╱林曉芃中山醫學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

      看了「一粒麥子落在後山」這本書,便一直抱著去偏遠地方幫助人的念頭,為了想知道在偏遠地區是怎樣展開醫療服務與可能遇到的困境,就帶著學習的心態來到我很喜歡的台東。  

      此次最讓我感觸良深的是到救星療養院,看到那裡的小孩子因為身體有障礙,父母親又不便照顧,或因家在較偏遠的山上,往返不易,他們都只能住在救星院區�面,每隔兩到三個禮拜才回家一次。那天下午我去參訪時,正好有兩位台東榮民醫院的物理治療師和一位義工,去幫他們治療復健。在那裡很多小孩子的障礙程度都很嚴重,但我只看到滿滿的愛流露在治療中。雖然大部分的小孩子都沒有口語能力,治療師還是有說有笑又溫柔的幫孩子復健。聽到這個療養院還沒有語言治療師,讓我心裡很難過,因為很多較有希望發展口語功能的孩子,他們的學習黃金期正在一點一點流逝,而最難過的是我還幫不上忙…


    【見證】
  • 一個醫療傳道的「結果」--新造的人──我╱洪肇廷(台北醫大公衛研一)

      2007年10月19日,我參加了路加傳道會在南投日月潭三天兩夜的退修會,在那裡,我遇到了小時候替我治療的醫生趙文崇院長,不禁引起我一連串的回憶。

      我的生命自我一出娘胎便十分精彩,我是一個輕度腦性麻痺患者,在出生時差點死去,後來在小兒兼腦神經科趙文崇醫師的治療下(趙醫師現任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得以存活下來。但活下來之後,卻不見得一帆風順,經常需與病魔抗戰;打針、吊點滴更是很平常的事,當時,我並不知道上帝在我未出母腹時就已經認識了我,只認為自己是一直過著「身不由己」的生活,經常覺得生命是無奈的…


    【醫療傳道活動照片】

    【從原文看聖經】
  • 靈裡沒有詭詐╱簡肇明(路加董事長)


    【健康講座】
  • 如何幫助憂鬱者脫離罪的惡性循環╱呂俊雄(高市凱旋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筆者從事精神醫療工作多年,發現有些憂鬱患者,總是無法脫離藥物的綑綁。聽過許多人在教會見證神的醫治如何臨到他們身上,使他們脫離疾病的折磨。即使我身為一個醫師,也知道藥物治療有它的局限性,病患並不能只服一次藥物就使病得醫治,藥物治療往往只是短暫的效果,也僅能維持不發病。只有我們所信靠的耶穌,祂是世人的救主,是身心靈全人的醫治者,主耶穌說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因此要想得著身心靈各方面痊癒的人,必要接受耶穌的救恩。

      許多屬世的人事物都是形成現代人憂鬱的原因,如:工作的進度落後、荷爾蒙的分泌改變、因為一時疏忽所造成的不良後果、心中因一些人事而存有罪疚感、因嫉妒造成的自憐以及因憎恨所引起的苦毒等。有些憂鬱症並非僅由以上單一因素造成,乃源自於惡性循環,尤其當他對於生活上的問題處理不當時,會造成問題越來越嚴重,最後甚至掉進絕望的深淵裡…


    【肢體生活】
  • 回轉像小孩╱馬利亞
      
      2007年7月前往創啟地區,此行主要目的是支援當地教會舉辦的暑期兒童夏令營活動。在短短幾天的服事經驗中,常常被孩子們單純禱告的心感動,甚至幾乎要掉下眼淚。在家鄉我因為從事教學工作,經常接觸許多被父母寵壞的孩子,他們的驕縱、任性總是令身為人師的我頭疼不已,更無法體會耶穌在馬太福音18章3節中的教導:「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

      感謝主讓我有幸在這次的服事中,遇見一群可愛的孩子,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一個小孩原本的樣式-單純的信靠及順服。雖然在那幾天之中,孩子們總是圍繞著我,稱呼我「老師」,但我心�很明白,他們教會我的,遠比我教給他們的多更多..


    【路加牧函】
  • 世上的光╱董倫賢(路加總幹事)

      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他又在登山寶訓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保羅也說:「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可知人若蒙光照並認罪悔改,時時跟從光源就能行在光中,他的行事為人就光明磊落,不必 再躲躲藏藏,成為一個真正自由的人。

      光具有在黑暗中指引和照亮的功能,與其詛咒黑暗,不如燃起蠟燭。一個人若不隨夥怨天尤人或憤世嫉俗,反而以無私的動機去行善,他將在黑暗中看見滿有盼望的光。正如造在山上的城不能隱藏,照在黑暗中的燭光也特別顯眼。況且,真行善不是為炫耀自己,因為點燃的蠟燭是必須燃燒自己才能發光,捨己的行善需付上代價又要低調的自我隱藏,使行善者不留痕跡,方便人單將榮耀歸給上帝…



    【消息與代禱】



    【路加公佈欄】



    <>



  • 財團法人中華基督教路加傳道會
    中部辦公室╱台中市西屯區福雅路166號14樓之1
          電話:04-24654936
          傳真:04-24629325
          電子郵件:ccmmtaichung@gmail.com
          劃撥帳號:07350889




      路加傳道會

    0 意見: